相較於侵密室友,這一部電影,對我來說,是更加恐怖的。

/

儘管整部電影的場景,幾乎限縮在一個小酒館,並且劇情的推演,也不是靠畫面,而是依賴兩位演員的對話,慢慢推進。

/

但透過兩位演員在交談中,情緒慢慢有所不同,使得語調、談話內容、與對談主導權的轉換,一層一層的堆疊,終於讓那恐怖的氣氛,顯現無遺。

/

沒有壓迫、沒有威脅,只是在一個日常的場域中,一段萍水相逢的對話,卻沒想到,可以讓角色身為明星的主角,徹底失去進退得宜、溫文儒雅的親民風範,敗在一個看似一般民眾,實則有備而來的鄰居上。

/

這位鄰居,他沒有大吵、也沒有大鬧,他只是敘說,只是巧妙地編織說出口的話,彷彿蜘蛛網似的,透過一列一列的言語,漸漸地,使身為明星的主角,落入他的陷阱,直到失控。

/

然而,整部電影中,其實主角有不少次的機會,可以自行切斷對話,離開酒館,前往他的既定行程,換句話說,那位鄰居,並沒有脅迫主角一定要留下來聽他說話,也並未以此籌碼,警告主角若不留在現在,就要公開所有的秘密。

/

只不過,這位鄰居一點一滴拋出的話語,彷彿鉤子一般,使得男主角就算數度離開小酒館,也會因為不知不覺中,逐漸膨脹的好奇心,以及逐漸失控的理智,反覆回到現場,讓自己成為待宰的獵物,再也逃脫不了。

/

接著,當驕傲與自信瓦解,當明星的風範不再,當表面的美好戳破之後,如此不堪,當隱藏的秘密,不再安然無恙地躲在暗處,當被揭發的真相,太過衝擊與時,失控且變調的樂曲,終於奏響。

/

不需要刀刃、不需要殺戮、不需要裝神弄鬼,僅僅依賴著言語的布局,那位鄰居便能將對體制、對現狀、以及從過往到現今所累積的不滿,化為一道利器,刺向男主角,使他風光的表象,終於潰堤。

/

於是,別輕易和陌生人交談,別輕易探究秘密,因為好奇心所帶來的真相,真的可以殺死一個人原本日常、靜謐美好生活的想法- – -成了我在這部電影後,最大的體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