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片沒有任何一句台詞,劇中的場景也較為簡單,再加上人物不多的情況下,全片僅是依賴鏡頭的移轉,演員的表演張力,以及駭人的故事,將觀者的精神,隨著片中起伏。

/

然而性,應該是美好、應該是人類本能下,兩情相悅的享受,但到了這部電影,性的存在,成了悲劇的源頭,也讓一個家庭走向扭曲、走向破碎,失去了倫理的界線。

/

父親與情婦的愛,燃燒成為母親的恨;母親無處發洩的恨,成了兒子以身體承擔的罪責;失去器官的兒子,和父親的情婦發展出病態的愛戀,以痛覺呼喚著快感。

/

接著,父親的贖罪,讓兒子重新完整,可這樣的完整,卻在母親的介入後,成了互相競爭的雄性,於此,世俗道德,全都在動物性的索求下,蕩然無存。

/

彷彿一場人性錯誤的循環,無法逃脫的迴圈,深陷其中的人,除了死亡,似乎就沒有更好的結局了。

/

不得不說,這部電影在觀賞過程中,數度讓我停下休息,喘口氣,才能繼續觀看,這樣的狀態,並非這部電影猶如鬼片般的恐怖、血腥片般的噁心,而是因為「人性」的醜陋,讓電影就算有所節制的展現,依然使人感到難以忍受、坐立不安。

/

所以,要看這部電影,還是需要有些心理準備的,但若有勇氣看完電影,其所傳達的訊息,我想,仍是發人深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