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整部電影,特別是結局之後,湧現一股很複雜的心情,畢竟,那對我來說,是比較陌生的領域,也不太了解相關知識。

/

然而,整部電影的觀影過程,一直有種莫名的不適感,卻也是真的。

/

那樣的不適感,不是因為主角天生的問題,不是因為他/她同時擁有兩種性別,不是因為他/她在掙扎、在憤恨、在沒有盡頭,無法改變,產生的糾結中,以一種極為病態、壓抑,甚至只能宣洩,卻不得逃避的面對。

/

而是在接受這一切之前,他/她沒有選擇權,哪怕那是他/她的身體,他/她的人生,他/她的課題,但真相揭露,手術完成以前,他/她從不知道,自己到底遭遇著什麼樣的問題。

/

只是在父母:「我是為你好」,以愛之名的情況下,不過問他/她的意見,就代替他/她做出決定,讓他/她連選擇的權利都喪失,。便直接進入手術,進入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/

沒有選擇,沒有考慮的空間,一覺醒來之後,從此人生徹底變樣,儘管難以接受,卻在無法倒帶的現實中,強迫、壓抑、努力地去迎合父母,迎合社會對於一個性別,該有的樣子。

/

只是在醫生的檢查下,以染色體(這部分我一直覺得很怪,畢竟,檢查的報告不過醫生單方面告知,很難認為若是其他醫生檢查,也會是一樣的結果,當然,這僅僅我個人看法)的呈現結果,不問心理狀態/性別,甚至還有些如獲至寶,可作為從醫生生涯,揚名國際的好機會的心態,便建議主角的父母必須如此決定。

/

不僅如此,還建議主角的父母,要從外開始,讓主角熟悉原本不是自己性別,卻在手術後,必須切換、必須捨下過往的殘酷中,展開新的生活。並且,還透過藥物的幫助,加速身體、外貌上的轉變,以期能順利影響到心理。

/

整個過程,他/她都沒有置喙的餘地,只能自己消化、自己接受,在那些種種「為你好」的言論之中,不管在傷心、在難過、在怎麼厭惡自己,卻也不能做出最極端的反抗,只是存在。

/

像電影漸漸結尾那般,崩毀的身分認同,導致他/她越來越空洞,越來越失去起伏的情緒,像個娃娃一般,在他人的擺弄下,活著。

/

沒有誰知道他/她以後的人生、他/她的未來將會怎麼發展?又如何調適心態?只不過單就電影的結局,以及那些沒拍的,我所想像的結局之後,我想,他/她的一生,都將帶著這巨大的傷痛。

/

如影隨形,宛如夢魘,再也不能擺脫,終身存活於地獄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