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誰應該被侵犯,也沒有誰可以侵犯他人,無論你的身分是教師、是學生,還是身障人士。

/

關於無聲這部電影,當時上映時,雖沒有進電影院看,但當時也多多少少看到了相關報導,以及這部電影取材於真實事件。

/

然而,直到終於看了這部電影,直到真的查了資料,才發現電影所拍攝出來的事件、所傳遞的氛圍、所引起的沉重、所造成的難以負荷的情緒,需要時而暫停,才可以持續觀賞的劇情,竟然不是最嚴重、最難以置信。

/

更別說,真實事件中,那些受到傷害的學生,那些得不到應有處罰的人,以及每一個求助,卻得不到幫助,只能在那樣的環境中,持續學習與生活時,真的很難想像,身為一名無辜的受害者,要以怎麼樣的心態,去面對這個對於自己根本不友善,還落井下石的地方?

/

事情是一環扣著一環,如同電影中,那位成為加害者的,其實也曾經是受害者,只是求助無門,只是必須隱忍,只是沒有人剛好伸出援手,沒有人為他的處境,提供必要的協助,導致他的心態逐漸扭曲,做出弱弱相殘的悲劇。

/

正因如此,儘管他做錯了事,儘管它造成了他人的傷害,儘管他讓女主角只能自我安慰、自我合理所遭遇的侵犯,但要不是那位不適任的、提早退休的教師,他會變成一個怪物嗎?

/

如同女主角在一開始受到侵犯時,不是沒有尋求過協助,只是令人失望的,與刺激又傷人的言語,讓女主角終於選擇放棄、選擇自我欺騙,騙自己其實沒有被欺負時,若不是男主角,若不是終於遇見一位願意付出心力、願意挺身的老師,那她要何時才能逃脫這表面看似美好,實則地獄的環境?

/

最後,電影的結尾,看似美好的正義終於降臨,而男女主角以及其他同學,也都能在更正向、更陽光的環境,好好地做一名單純的學生時,那一名臉上及情緒仍處在陰影的學生,所做出的行為,像是預告著,悲劇不會結束。

/

悲劇,要是不能有個誰,也對那名學生適時地提供幫助,那麼,就算電影結束,其電影內的時間仍會繼續,仍會製造出下一個加害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