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人嘛,要嘛我們都死,不然就好好活著」。

這是看完這部由瑞典新人作家菲特烈‧貝克曼─寫下的暢銷小說所改編的電影(別擔心,就算沒看過小說如我,也能完全進入電影的世界中,好好欣賞),最為感動也最為深刻的一句話。

或許是心有戚戚焉,當這句話躍然於電影螢幕上,當下的反應是一陣溫溫熱熱的感覺湧上感覺、湧進眼中,差一點便化作眼淚落下……慶幸的是,電影中幽默的地方實在太多,才終於消解那樣翻騰的情緒,使我得以隨著整部電影的行進,看完主角一生平凡樸實,卻逗趣感人且備感心疼的一生。

當陪伴自己走過人生大半年頭,罹患癌症的愛妻─桑雅逝世,又遭到了奉獻43年歲月的公司委婉辭退,連原本得心應手的社區主委也被人取代時,接二連三的打擊,使得孤獨無依的歐弗,脾氣變得越來越古怪、越來越憤世嫉俗,對任何人事物,連貓都看不順眼的行為,使歐弗成了社區不受歡迎的人物。

然而,不受人歡迎的歐弗,其實也有溫柔的一面,那就在桑雅過世後哪怕已過了半年的歐弗,仍堅持每天帶著一束新鮮、美麗的花到墓前,對著桑雅訴說今天發生了那些事,抱怨著整個社會變了太多,讓他憤恨不平,待到說完日常瑣事後,一臉哀戚的歐弗會深情款款地說:「我真的好想妳,在等等我,我很快就會去找妳……」如此濃厚的愛情、濃厚的思念,是多麼令人感動與不捨,這是歐弗的另一面,只願意呈現給桑雅的那一面。

於是,面對什麼事都不能如他所意的生活,以及妻子離開的空蕩寂寞,歐弗決定告別這個讓他受不了的世界,結束自己的生命,讓自己得以盡早踏上死後的世界,尋找那讓他摯愛一生、牽手一世的桑雅,以解心中這些沒有桑雅的日子以來,多麼思念她的的憂鬱與哀傷。

但似乎是人生到了遲暮之年,窮途末路之時,連「想死」這件可以自我了斷、自我解決的事,都變得如此困難,每一次嘗試都有歐弗無不做好了萬全準備,不管是上吊、在車裡引廢氣、站在月台上想毅然決然跳下去、或是拿著長槍對著自己想來個乾淨俐落的了斷時,都會有各式各樣的麻煩來攪局。

如剛搬進社區就撞壞他信箱的新鄰居─瑞典先生與懷孕伊朗妻子(帕爾瓦娜)以及兩個女兒的新鄰居;或帕爾瓦娜為了趕去醫院看摔斷腿的先生,以及那位比歐弗早搶先在鐵軌上的陌生人,導致歐弗只能救他,而錯失自殺的良機……等等這些阻礙他想死也不能死的事情一再發生,讓歐弗只能繼續活在這個厭惡至極的世界上。

問題是,若歐弗真的想死,那他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,不用去理會那撞壞的信箱、帕爾瓦娜的拜託、掉在鐵軌上的陌生人等這些他能視而不見的事,而不是季活著,甚至是還養起了一隻他原本討厭至極,每次看見就只想趕走的流浪貓。

對於這些所作所為,我私心的認為歐弗其實是一個「刀子嘴,豆腐心」的人,就像他雖然一點也不想招惹這謝麻煩事,以致抱怨、怒罵、數落這些人這些事的不是,可他依然願意付出行動幫助他們解決眼前種種難以解決的事情,這是歐弗在嚴肅、固執的外表下的溫柔,正如展現在桑雅面前的溫柔那般。

除此之外,我也私心的以為這其實是冥冥之中桑雅的安排,只讓不讓歐弗這麼輕易死去,所以讓他遇見這些看起來混亂的麻煩事,實則是可以協助他走出封閉心靈,對任何人都不給臉色,拒人於外的契機,讓歐弗在這獨自邁入老年的生活裡,還能感受一些幸福以及人生平凡卻美好的一面。

話說回來,隨著歐弗一次次嘗試死亡之與想念亡妻之際,那些也跟著一次次倒帶的往事,讓我們看見了童年即失去母親的歐弗,是由擔任火車清潔員的父親一手帶大,而父親也是對歐弗影響最為深刻的人,無論是對車子認識,抑或是生活處事面,都能看見歐弗之所以活得那麼熱心助人和正直,其實都源於父親對歐弗的細心教導與耳提面命。

接下來的生活事件:父親因意外地死亡、職場上的霸凌、建商為了取得土地而燒了歐弗從小住到大的房子的傲慢,更甚之的是在歷經種種折磨與苦難,好不容易遇見此生的唯一摯愛─桑雅,也即將迎接新生命的到來,成為一名父親,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時,一場車禍奪走歐弗尚未出世的孩子,也使得桑雅從此下半身不遂,終身得坐在輪椅上。

突如其來的意外,讓歐弗滿腹的怨氣無處發洩,只能瘋狂地找事情來做,以消解心中的怒火,此外,最讓歐弗氣餒的是考上教師認證的桑雅,卻因為身體因素,四處求職碰壁的困境。

幸好,雖然求職失敗的桑雅依然樂觀,依然打起精神安慰歐弗:「人嘛,要嘛我們都死,不然就好好活著」,讓歐弗重新燃起希望,也幸好歐弗那永不放棄的精神,才能在沒有殘障設施的學校親自建造一個殘障設施,不僅爭取了桑雅的工作機會,也替自己爭取了延續幸福生活的可能─哪怕桑雅再也生不出孩子,對於歐弗而言,只要有桑雅陪在身邊,那也就足夠了吧。

正因如此,桑雅可說是歐弗的生活重心,所以當桑雅先早一步離開人世之後,失去重心的歐弗猶如洩了氣的皮球一般,只能關上門來,封閉自己的內心,在沒有桑雅的世界中,獨自一人無助地生活下去,直到歐弗再也忍受不了,並選擇付諸行動……。

幸運的是,熱心而又直腸子的帕爾瓦娜的出現,不僅使歐弗一成不變的生活出現了變化,也是在桑雅離開後,最能傾訴心裡話的人,藉由帕爾瓦娜的體貼之下(雖然看起來都是帕瓦瓦娜再請求歐弗的幫忙,但其實她才是真正幫歐弗走出喪妻之痛,重新打開心房,拾回遺失已久笑容的人),在人生的盡頭,重新得到幸福的溫暖。

最後,是一再尋死的歐弗不再尋死,反而是活到人生終於迎來結束的那天,在睡夢中安詳死去的結局,不只不會讓觀眾為歐弗感到惋惜,反而會讓觀眾感到一陣欣慰。

因為這樣無苦無難地死去,反而是歐弗有淚有笑的一生,最平淡也最好的句點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