並沒有什麼太可怕的存在,譬如怪物;並沒有什麼太血腥的場面,譬如殺人,也不是像鬼片似的,那麼嚇人。

/

只是平凡的場景、平凡的生活,有著看似在你我周遭,會出現的,不太會引起注意的兩位平凡的主角,只是,在那樣的平凡中,一個令人毛骨悚然,充滿窒息感的故事,由此展開。

/

是人都會感到寂寞、感到脆弱、感到空蕩蕩的一顆心,在失去重要的親人之後,需要有個誰可以陪伴、可以成為支柱、可以使自己毫無重心、毫無笑容的生活,藉由知心好友的支持下,再次回到踏實且洋溢笑聲的平凡。

/

然而,不僅是路邊的野花不要採、路上的紅包不要撿,就連在交通運輸工具上,所看見的,被人忘記帶走包包也不要拿- – -或者說,就算好心的想要找到失主,想要盡快歸還,也應該透過運輸工具的營運方,抑或交給警局,而不是自己親自歸還。

/

對,善良很好,熱心也很好,願意將善良與熱心付出行動,而非空想,更顯得難能可貴,但世風日下,人心難以預料、難以看清的情況下,你親自付出的義舉,有可能會換來意想不到的夢魘。

/

只因為,善良不一定有好的回報,哪怕你不求回報;熱心也不全然,一定會帶來好是,哪怕你並未以這當作可以獲得報酬的手段,但面對一個不知主人是誰的遺失物,最好的方式,絕非一個人親自拜訪、親自歸還。

/

整部電影的故事,立基於此,誰會想到自己的好心,會帶來一段身體與精神,都遭遇極為恐怖,宛如一場難以醒來、無法逃脫的噩夢般的遭遇呢?

/

當忘記帶走包包的失主,是刻意為之,是像獵人放出餌,等待願者上鉤,成為自己計畫中的人物,進而掌控對方的生活,並在對方發現真相,選擇逃離、選擇斷聯,便以跟蹤、以緊迫盯人的手段,不斷出現在對方生活,造成干擾。

/

甚至,在扭曲心態的驅使下,失心瘋地做出可怕的行動,將對方囚禁,並以愛之名地行使種種傷害時,若不是電影選擇在經歷令人不適的劇情、經歷之後,選擇一個較為光明的決局,我想,此次的被囚禁者,將會像之前被囚禁的人一般,迎來最令人難過、心碎的結局。

/

而囚禁者,則會持續以一樣的方式,尋找下一個獵物,好讓自己可以獲得填補寂寞的滿足,並且,持續摧毀更多無辜受害者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