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閱讀這篇解析前,關於無眠的兩個版本,我最喜歡,也最常聽的是台語版本。

探究其原因,除了最先聽到、最先接觸的無眠就是台語版本,導致在習慣、在情感上已被這版本賦予極深的印象,還因為比起國語版本,青峰以台語唱出的無眠,對我而言,是情緒更為濃烈,唱法也更扣人心弦。

特別是在寂靜的夜裡聆聽,那歌聲翻湧出的情緒,都會使我每播放一次,對這版本的喜歡就愈發疊加。

然而,藉由這篇解析的出現、這篇解析的閱讀,促使我再次將無眠的國語版本反覆聽了幾遍,並仔細閱讀歌詞後,才發現雖然青峰於國語版本的演唱、情感表現方式,不若台語版本那麼強烈、那麼直接地撞擊人心。

可這般細膩、這般收斂的歌唱,搭配舉重若輕,情意綿長的歌詞,宛如故作冷靜述說一個故事似的,反而讓人感到壓抑,感到想愛卻不能愛的心痛。

恰似青峰歌詞中寫下的魚,恰似許玄妮此篇解析提到的飛鳥,無論魚多麼深切地愛著飛鳥,飛鳥中就不屬於魚,只屬於一望無際,湛藍的天空,讓魚只能扎根原地,只能懷著愛永遠不能實現的遺恨,望著水面倒映的飛鳥身影,沒有終點的守候著。

就像許玄妮在文章末段寫著:「時間過去,等待昇華成了守候,思念的伊人畫成泡沫、變成幻影,抽出一對翅膀飛向遠方,即便如此,這輩子無怨無悔。」

當真正愛上一個人,一個不能攜手共度的人,哪怕要耗盡一生的時間,也甘之如飴,只因為:「你是我僅有的愛」又怎麼可能說放下就放下…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