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不再執著、不再專注、不再只將眼界放在自己身上,是不是所謂的憂、所謂的樂,都只是過客、只是暫時的風景,不會使自己過於深陷其中。

這道理說來簡單,真要執行卻仍有一定的困難度,只因相較於天地的廣闊、萬物的變化,都不如「自己」來得近,也不如與身邊的「他人」,或崇拜的「偶像」來的感覺強烈。

特別是當那些「他人」、那些「偶像」對於自己來說,是成功、是受矚目、是閃閃發光、是被媒體報導、是讓眾人景仰、是擁有一呼百應的話語權,而自己不過是沒沒無聞,不為人所知,沒有亮眼的外表、顯赫的背景、優秀的能力,連身體也天生有著缺陷,完完全全輸在起跑點,就算努力亦只能換來無窮無盡,連綿不絕的失敗時,如此「魯蛇」的一個人,又如何能習得豁達的心境、正向的思緒?

太難,真的太難,雖然不是不知道自己該如這篇文章傳達般,和廣袤的世界、悠遠的時間相比,自己的生命、自己的顛簸、自己的苦難、自己的磨練,抑或偶一為之:「如雷打到自己的機率般微乎其微,難得綻放成績光芒的幸運」,只是不足掛齒的風景,終將淹沒於歷史的洪流,所以無須過於執迷其中。

但人是有欲求、有渴望、有夢想,總希望自己在短暫的生命中能夠做些什麼,留下什麼可以被他人稱作「成就」,以及足以使他人讚嘆與頌揚的「事跡」,藉以證明自己不枉此行、此生。

為此,我們汲汲營營、埋頭努力,只為了所作所為,所費的心思,可以換來成果的美麗、綻放和收獲,正因如此,若結果總是不如己意,又怎麼不感到失落、不為此悲傷呢?

也許,隨著歲月前行、隨著年紀增加,自己有天真的可以慢慢走入、慢慢昇華至此文傳遞的境地,但……要經過多長的時間、多少的歷練才能行步於此,達到不為外物、不為自己遭遇或好或壞,都能不掀波紋,不受困於忌妒、黑暗的心境。

我想,那終歸是太遙遠、太不可預知的未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