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過被討厭的勇氣後,對於阿德勒的心理學產生了興趣,於是閱讀此書,以下是我就第一章節,較有感的部分,作為書寫。

1.當我們體察人生意義時,總有遺憾和缺陷,當然也不可能永遠正確

從小到大,追求正確答案的教育,使得我們在生活中,總是要求著正確、無偏誤,甚至是完美,彷彿不這麼做,就會讓自己的人生,畫下不可抹滅的汙點、不可饒恕的錯誤。

但事實是,人總是在犯錯中成長,而所謂的正確,很多時候也會因時空背景的不同,而有所不同,既然如此,與其不斷追求正確,讓自己陷入不必要的恐懼,不如坦然地接受:「不可能永遠正確這一點」。

並在接受後,每一次的犯錯,都視為修正與成長的契機,如此一來,才能避免替自己添加過多無謂的壓力,以及持續的保持進步。

2.每個人都必須與周圍其他人相互關聯,任何人都是人類體系中的成員之一

人終究是群體、是需要依賴與他人有所連結,產生互動,或是彼此相互支持,才能生存的生物。

哪怕內向,哪怕宅,哪怕不擅於言詞,窩在冰冷的電腦與手機前,過著近乎與世隔絕的生活,透過網路,無須言談、無須走出家門的我們,仍然與社會有所互動、有所聯繫。

何況,就算一個人想要徹底隔絕、徹底孤單的生活,現實中還是有許多事,需要與他人或合作、或洽商、或交易才能完成,更別說,從心理層面上來說,一個人無論多想關緊心門,還是會禁不住想依賴他人、想聯繫他人的渴望。

正因如此,無論從什麼角度看待,人,說到底都是人類體系中,無法切割的成員。

3.人生的價值就在於對他人是否存在意義

這裡所描述的意義,以我個人的解讀來說,不一定是要完成多偉大的事,擁有多閃亮的成就,散發多巨大的光芒,擄獲眾多掌聲,才具備所謂的意義。

而是如書中所述:「每個人的成功和卓越是建立在為他人貢獻的基礎之上」,也就是說,我們不一定要做多偉大的事,才能算是有所貢獻,無論給予他人一句讚美、一個肯定、一次願意伸出援手,或純粹陪伴的傾聽,對於需要的人來說,都是種偌大的幫助,亦是得以支撐,得以再次擁有勇氣的意義。

又或者,我們只是好好生活、好好活著的存在,對於某些人來說,就是值得感激的貢獻,因此,不需要將「意義」想的太困難、太巨大,一件小小的好事、小小的幫助,也許之於他人來說,便是最重要了。

4.身體的缺陷並不能強迫某個人的心理朝錯誤的方向發展

因為生病,因為身體所有缺陷,所以長期以來總覺得與人群格格不入,保持隔閡,被劃分於「正常」範圍之外,而抱有自卑情緒的我,除了覺得自己像個累贅,不會有任何貢獻外,就是容易把所有的錯誤、所有的逆境都歸咎於此。

這樣的作法,雖然會使自我陷入一種難以逃脫的負面泥濘,但好處是,當把任何不順遂都推給是因為身體有缺陷,才會導致如此不堪的結果時,像是毒雞湯一般,反而會有一種:「對啊!要不是因為生病,我又怎麼會這樣呢?」的心態。

鴕鳥似的,逃避一切自己能力所及,改變的可能性,藉此讓自己對於失敗,有一個較好推卸的藉口。

然而,如同阿德勒所言,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,是因為過度關注自己的缺失,反倒忽略了就算病魔相伴,也可以激發潛力,以至於有所成就的機會。

於是,像是種最尖銳、最刺痛,卻也最需要面對的現實,這段話成了敲醒執迷不悟的警鐘,提醒著自己。

5.早期記憶對人生的影響

發覺自己希望被肯定、被讚賞的需求,以及希望能找到依賴,或是容易充滿不安全感後,我開始回朔,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,造成自己如此。

記憶所及,經過回想的抽絲剝繭,才明白希望被肯定、與被讚賞,除了從小身體不好,所造成的自卑感導致外,最主要還是因為手足的影響,才會有如此情形。

那是不擅長學習、也沒有好成績的我,卻得面對擅長學習,始終擁有好成績的人是自己的手足時,長期無法在學業上有所表現,以至於無法被讚賞時,延伸到現在,對於被認同的渴望,依舊深深地困住自己。

至於依賴,或許是因為渴求被肯定、被讚賞的感覺(當然,還是逃脫不了身體的問題),擴大與加深後,成了一種想要被愛的依賴。

最後則是不安全感,我想則是源於小時候,一次與母親走失的經驗,一次(或者一次以上?)迷路而找不到人幫忙的慌張、害怕,以及成長歷程中無數個住院、無數次進入手術房的恐懼感所造成的吧!

由此可知,早期記憶對於人生,確實有一定程度上的影響。

結論:

雖然不確定接下來的章節,能不能寫出心得,可透過第一章:「人生的價值」的閱讀與書寫,其實就是一段梳理自我的過程。

不管這樣的過程,對於現在的自己能產生多大的力量改善,但誠實的面對它,無論如何,便是第一章所帶給我最大的價值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