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帶來了進步、帶來了易於取得資訊的數位化,讓人不再像以往,為了查詢一個資料,而需耗費大量的時間尋找、篩選,才能得到結果。

人與人之間的連結、聯繫,也不如往日般那麼困難,得依賴著電話、依賴著電腦,在某些時間,才能搭起溝通、搭起互動的橋樑。

如今的時代是,只要一支有著網路的手機,無論是查詢資料,或者和他人維持互動,讓自己不至於太過脫離社會之外,都能辦到,都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這些事,讓我們的省下更多精神,專注於更重要,也更需要投入精力的事。

應該是這樣的,然而……

如果說便利的科技是陽光的一面,那麼,過於依賴,甚至是成癮般地沒有手機,沒有網路就會焦慮、就會不踏實的感覺,就是許多人都知道,卻難以戒除的陰影面。

好似這一章節所提到的,四個超級惡棍:「數位洪水、數位分心、數位痴呆、數位推論」,可說沒有一個人,完全能逃脫這四位惡棍的魔手,或者該說,並非惡棍不放手,而是我們不僅自願成為俘虜,還著迷於其中所帶來的快樂。

因此,這四名惡棍帶來的影響,便不得不分別敘述之。

1.數位洪水

洪水似的,大量的資訊淹沒我們的生活,使我們必須加快閱讀的速度,才能勉強消化,每天在眼前強力播放的訊息。

沒有停下來,沒有得以喘口氣的時間,若我們仍賴在電腦、賴在手機、賴在極為方便的網路上,不肯切斷、不肯關掉、不肯暫時離開。

那疲憊的大腦,帶來疲憊的精神,帶來紛亂的情緒,帶來繁雜沉重的心理,也不過為可預見之事,擺脫不了,更別說找一個可以放鬆的片刻。

2.數位分心

試著想想,我們有多久沒有好好吃一頓飯,好好看一本書,好好與家人、朋友聚會,而不受到手機、不受到那些跳出訊息的聲響、閃爍的通知影響了呢?

不知從何時開始,無論是工作、吃飯、閱讀,或是與家人、朋友同聚時,我們的手總會忍不住,反覆得拿起手機;眼睛也禁不起好奇,一再地觀看是否錯失任何訊息,害怕自己被排除網路的社交圈外。

卻忘了在眼前,在現實的生活中,還有工作要做、飯要吃、書要看,以及需要自己一件件完成的事,和家人、朋友待在身旁,等待著更有溫度的互動,而不是人在現場,心在浩瀚的網路上,使每個人都成了明明近在身邊,可又各自獨立的孤島。

只執著地不關掉手機,不關掉網路,讓自己短暫脫離不斷分心的境況,造成大腦在多工的情況下,快速消耗能量,不只導致專注力下降,也導致疲勞總是很快地現身。

除了大幅降低做事的效率,也使自己長時間處於「忙茫盲」的狀態,過著時間悄悄流逝,一抬頭又是一天將盡時刻,陀螺般不斷轉動的日子。

3.數位痴呆

因為依賴,因為電腦、手機、網路實在太過便利,想尋找什麼資料,都能立即做到,以及想要記下哪些資訊,也不是太困難的事時,我們的大腦能被繁複使用的機會,便被大幅降低。

如同書中所寫的,我們太常把大腦外包給智慧裝置,讓它替我們全權處理、負責記載在過去需要依靠記憶、依靠反覆輸入,加強印象,才能真正記下的事情。

於是乎,我們越來越容易忘記,越來越不容易記得新學到、新接觸的事物和資訊,更別說過去接觸的、習得的,也在易於查詢的情況下,緩緩讓自己的記憶能力退化,產生傷害。

畢竟「用進廢退」,大腦也像肌肉般,必須不斷的使用、不斷的訓練,方能更強壯、更進化、更提升能力。

但要做到這點,我們就得學會選擇,哪些事情可以藉由數位裝置的協助,而哪些事,最好由自己來、自己做、自己親身經歷整個過程,對於大腦,才是最適宜的作法。

4.數位推論

當對於一件事的「觀點」取得不再困難,不再需要自己尋找資料、篩選吸收、反覆推敲,產出自己的看法、自己的論述後,「思考」這件能使大腦動起來的事,便變得離我們越來越遠。

越來越遠,也就代表著,我們對於他人的觀點、他人的論述、他人的見解、他人的文章,逐漸不去探究、不去思索、不去詢問自己的看法,以及試著思辨,進而創造與建立一個也許不算完美,但至少屬於自己的輸出、自己的傳遞主張的文字。

只求方便、只求迅速,不問對錯是非,也不問是否臣服於這樣的意見,就囫圇吞棗地全盤吸收,將那些「別人的」視為「自己的」,讓思維的能力日漸下降,也讓大腦的肌肉日漸萎縮。

最後淪為,若不藉由科技、不藉由網路我們做推論,為我們解答問題,自己就什麼也解決不了的傷害。

成為一名有著人類外貌,卻沒有思想靈魂的個體。

結論:

科技與數位裝置,雖然帶來了進步、帶來了便利,讓我們能節省許多不必要的時間,專注於更需要專注的事情上。

但如何有意識地使用,取得和上述四位惡棍互利共生的平衡,不再甘願出賣大量的時間和精神,成為他們的俘虜,將是在這章節之後,必須正視的問題。

讓我們可以得益於科技,而非迷失其中,最後不僅損及大腦,也失去擁有獨特性的自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