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了訪談,看完了解析,不得不說,很感謝聯合文學能做這樣的主題,讓人得以由不同的角度,去看待青峰,以及他的那些作品。

雖然訪談礙於篇幅,不過兩萬字,對於一個想要更了解青峰的我來說,的確遠遠不夠,但能有更進一步了解青峰一路走來,作為樂團主唱、作為歌手、作為藝人、作為創作者的歷程和想法,也算是不小的收穫了。

除此之外,令我欲罷不能,還希望能看到更多的,便是由作家、由詩人對於青峰歌詞的選擇、解析,如果不只十二篇、十二首歌詞、十二個人的解讀及書寫,那又會是多麼美好、多麼使人感到滿足,收穫扎實的一件事。

只因為青峰創作過的歌曲如此多,而作家、而詩人也不少的情況下,如果還能收錄較多的歌詞,能以不同領域創作者的觀點書寫心得,傳達個人的解讀,我想,對於青峰歌詞的探究,不僅會更加深入,亦會更加多元,幻化出更豐富的面貌。

使人看見,歌詞不僅僅是歌詞、不僅僅只為了搭配樂曲的存在,而是還能有撥開詞句表面,往更內心的地方走去,挖掘出一首歌、一首詞之於一個人,有時候其存在將不光是歌,還會被賦予其他意義,如:寄託、紓壓、排遣……等等的存在。

這也代表,若能擁有超過十二首歌、十二篇文章的選錄,甚至以一整本雜誌的厚度,都用來讓作家、讓詩人以外的創作者,也能參與到此次的活動中,將他們所喜愛的歌曲,以愈加遼闊、愈加不設限的方式解構、分析與感想,那對讀者,將會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。

至於,關於歌詞能否作為文學看待,不拿太久遠的詩詞作為討論,光是當代的巴布狄倫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肯定時,歌詞所擁有的文學性,我想,已經確立其身分的存在,不同的是只在表達的形式與方法上,有所差異罷了。

何況純粹以青峰的歌詞來看,那麼詩意的文字,除了乘載著常見的愛情,還能延伸出也許故事、也許議題、也許反抗、也許批判、也許省思……等,各種多樣化的題材時,又如何不將這視為文學的一種呢?

總而言之,聯合文學願意做這樣的訪談、這樣的特輯、這樣的嘗試,確實是件值得鼓勵的好事,可個人私心認為- -若能不只有這樣的篇幅,那該會有多好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