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裡沒有病痛、沒有煩惱,沒有為了生活而必須工作,或者,為了志趣被迫在現實與理想中做出選擇。

只有快樂,只有為了社會穩定所建立的規矩,只有為了方便管理所劃定的種族階級,只有為了符合所在族群所制定的制約,讓每個人坐著符合自己身分,自己所屬種族與階級的事。

換句話說,「出生」以前,透過科學的方法、嚴謹的操作,讓每一位孩童在小說設定的孵育中心,不須藉由「胎生」,而是「試管」製造出一批又一批需要的種族,為他們的人生設定職業和階級。

接著,再經由洗腦般的睡眠學習法,聆聽各種未來必須具備且遵守的法則,以及一些情境的演練,使之成為制約、成為天性一般的存在。

於是,所謂的家庭,在這個世界並不適用;所謂的愛,則是未曾理解的抽象,當新的生命不再需要經過漫長的懷孕才能降臨,當長大成人的過程是藉著標準化的流程進行,當快樂成為至高無上的真理,性,成了遊戲、成了享樂、成了日常中習以為常,宛如社交的一部份。

無論種族與階級,每個人都服從著與生俱來的天性,臣服於無窮無盡的慾望,甚至在不斷追求快樂、享受快樂,只有快樂的日常中,感到一絲不開心便服下解憂妙藥的「甦麻」,可說是終其一生皆是娛樂至上時,這樣的生活,這樣毋須煩惱生計、工作,也沒有家庭與愛就必須忠誠的羈絆,真的就是美麗新世界嗎?

●關於那樣一個烏托邦

閱讀這本書的過程,這看似美好的世界,無憂無慮,可以盡情縱欲享樂,又不必為了職業、為了志趣,連疾病與老化也不存在,整體維持在某種和諧、平衡,每個個體都在自己的位置上,直到死亡降臨,如此引人入勝的烏托邦,卻使我感到有些不適。

當然,沒有煩惱,沒有病痛、沒有老化、沒有為了工作、為了家庭的擔憂,也不必壓抑對於性的原始渴望,乍看之下,確實是很吸引人了,尤其是「不想努力」,只能追求「小確幸」的現實,如果可以在出生時就被決定好該有的位置、該有的階層與職業,的確有著吸引人,也令人羨慕的部分。

然而,無論處在哪個階層,當人失去了獨立思考,只能動物般的服從,並且連自由選擇想閱讀的書籍、想追求的目標及理想的可能性都被剝奪,而愛與被愛與家庭只是不被理解的概念,整個世界成為一種整齊、一種符合上位者所期望的模樣時,那樣真的是幸福嗎?

●如果生活只剩快樂

能夠持續的快樂,無須為任何事、任何人感到憂心、感到害怕、感到恐慌,每天睜開眼只要想著如何開心、如何找樂子的生活,確實使人欣羨,再加上也無須擔心疾病,或者一些先天上的缺陷,導致與他人不同的情況時,又怎麼不叫人嚮往?

然而,快樂是相對於壞事與負面情緒的,因為有那些不好的事、不好的感受,才更顯得快樂是如此重要,如此值得珍惜的存在。

也就是說,若我們的日子只有快樂、只剩快樂,那還能感受到快樂嗎?還能知道何謂快樂嗎?還是我們會變成如小說中的角色那般,需要更多的娛樂、更多的活動、更多的刺激,甚至得依賴藥物,才能快樂?

●在小說之後……

讀完整本小說,難以否認的是只要稍稍無視故事中提到的黑暗面,僅從美好的那一面看待,的確讓人深深地感到羨慕。

哪怕那有多麼的不合理、多麼的違反自然定律,仍是如此時,我想,這就是所謂的人性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