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小說課是解析,是讓就算無意寫作的讀者,也能藉由那本書,學會如何閱讀小說、拆解故事、發現電影……等各種敘事手法,獲得除了「看」以外的樂趣。

那麼故事課則是除了解析,除了可以習得的公式外,就是許榮哲老師用更多的例子、更多的演練、更多敘事的排列組合與示範,加上收錄於書後的:「三十六種劇情模式資料庫」,有憑有據的告訴讀者,關於說故事的方法。

是的,無論想不想寫作,有沒有意願寫作,或是連動筆的慾望都沒有也無妨,只因為有關故事,不一定得經由「寫」下,才能稱為故事。

而是就算只是說,只是三分鐘、只是一分鐘、只是十秒鐘,甚至不成篇章,僅僅短短的一句話,只要能夠引起聽者喜歡或厭惡的「情感波動」,就可以是所謂的「故事」。

更廣義而言,小說是故事、廣告是故事、對白是故事,甚至是發生於我們生活周遭,許多看似平凡的小事,如果學會觀察、學會吸收、學會轉化、學會套用公式,便足以說出一個結構完整,並能引起聽者興趣的故事。

這個公式,即為許榮哲老師稱為「靶心人公式」,其論點不難,只有七個步驟:「目標→阻礙→努力→結果→意外→轉彎→結局」。

換句話說,只要熟悉這個公式,只要學會套用在任何情境,那麼說出一個「故事」,就不再是天方夜譚,離自己好遠好遠,宛如另一個時空、另一個星球的事。

然而,正如許榮哲老師所言:「凡是套路都是三流的」,哪怕我們已學會這套公式、嫻熟這個模式,去說出五花八門、千奇百怪的故事。

這依然是基礎,依然是讓不會說故事的我們,有一個方法,能在短時間之內,從不入流的門外漢,敲開故事之門,成為有點認知、有點素養、有點邏輯、有點能力的三流說故事者。

有鑑於此,為了能在一群「說故事」的人中脫穎而出,學會故事公式,慢慢運用自如的我們,在終於褪下毫無所知的外殼後,便要漸漸學會活用這個公式,像是調換順序、像是排列不同的組合、像是只取公式中的幾個步驟,小題大作,換取更好的故事。

都是為了前往,許榮哲老師說的,更上一層樓的境界:「找到跟別人不一樣的使用方法,這樣才能讓你從一堆不會飛的雞裡,揮動翅膀,凌空飛了起來,變成一隻翱翔天際的鷹」。

不過,話說回來,想要獲得與眾不同,能令自己閃閃發光、發熱的說故事方法,最重要的還是先打好地基,使之穩固,讓公式內化為自己無須複習,即可信手捻來,不管是「寫」還是「說」,皆能擁有三流以上的水準。

如此一來,才有往一流之路,踏出步伐的機會,這一點之於現在的我來說,便為急需練習、急需打磨之事。

畢竟「想時容易做時難」,如何開始、如何執行,也是在看完這本書後,自己能不能有所成長、有所突破的關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