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也知道那是種關心,是種擔心,是種身為父母想安慰我,卻又只能要我加油的無奈。

只是,知道是一回事,表現出來的情緒,又是另外一回事,特別在那個生理、心理狀態最糟的時候,最親近的家人面前,不想壓抑情緒,不想假裝一切都好的我,渾身是刺,像隻刺蝟般不斷傷害著他們。

無論是激烈的言語、暴躁的情緒、不耐的臉色,還是突如其來地大吼大叫,都做過了,在父母以他們的能力範圍,所能表達的關切中,被身體折磨到極度厭世的我,所能給予的回饋,就是如此不成熟的反應。

哪怕在外人面前,我可以將情緒隱藏得很好,也可以將自己關起來,不去接觸人群,就這麼投入手遊的世界中,暫時忘卻身體的病痛、情緒的低落,可只要與父母說話,只要談論到一點關於身體,關於要我放寬心的事,爆炸,就會在瞬間產生。

然後,在一陣暴雨、一陣閃電雷打的劇烈口角後,稍稍冷靜的頭腦,就會換來懊悔的情緒、換來自責的想法,質問自己,為何要如此對待自己的父母?每一次皆如此,卻也每一次遇到類似情況時,又再次上演。

經過幾次的消耗,幾次赤裸裸,毫不掩飾的針鋒相對後,父母之於我的對話,變得小心翼翼;我之於父母的相處,則是變得冷淡以待,也就是說,雙方都處在一個危險的平衡上,避免誰再去點燃火線。

接著,日子流轉,自己慢慢從最壞的狀況走出,與父母之間的氣氛也不再那麼劍拔弩張(但仍避免談到與我身體有關的話題),甚至能聚在一起好好用餐、好好說話,透過此一章節,再次回首過去種種不堪入目的片段時,才發現原來自己曾經像一隻刺蝟。

明明需索著愛、渴求著被理解,甚至被溫柔的對待及陪伴,可當家人這麼做時,卻又以及劇烈、兇猛的反應,將父母拒絕在外。

直到雙方都兩敗俱傷,直到我與父母漸漸找到可以相處的距離、談論的話題,並在閱讀這章節的幫助下,終於了解正是因為相愛,才會傷害彼此,也正是因為傷害,才能慢慢摸索出最適合共處的模式。

雖然還不甚完美,但比起前幾年的總是充滿火藥味的氣氛,我想,情況是改善很多的。

只不過:「好,還要更好」,希望自己在正視情緒、面對情緒,學會接受這個有缺陷的自己後,也能更加改善與父母之間的關係。

換句話說,便是他們在關心我時,我不再莫名的情緒暴怒,而是接受,而是能平心靜氣地回應父母- -這樣,就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