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關悲傷,是人生旅途會遇見的無數心碎時刻,以及無數的生離死別時,所會產生的情緒。

也就是說不管我們多想避免、多想遠離令人難受的悲傷,終究是白費力氣,不可為之的行為,於是,如何與悲傷共處、如何排解悲傷,成了每個人都需要思考和學習的問題。

無奈的是,從小到大當悲傷敲門時,與其顯露地表達、顯露地釋放悲傷所帶來的情緒,更多時候遇到的都是他人告訴我們:「要堅強」、「要忍耐」或者「別難過了」、「這沒什麼大不了」……等種種猶如告誡一般,要我們隱藏、壓抑這種情緒的言論,彷彿這樣才能成為一名足以成為勇敢,且受他人推崇的楷模。

這似乎是華人世界的通病,相較於西方國家,我們的文化、我們的長輩對於「悲傷」出現時的反應,比起露骨地顯現出自身的脆弱、自身的苦痛,更傾向於以隱晦、不為人所見的方式,默默地躲在暗處,自己想辦法處理,然後在面對他人時,以正向、樂觀、豁達與充滿勇氣的姿態,才是悲傷來臨,最為正確的方式。

這一點,尤其在男性身上更為明顯,因為傳統的認知、傳統的規範都覺得與女性相比,男性就該堅韌、就該剛毅、就該男兒有淚不輕彈 — — 不得,也不能隨便地將悲傷表露於外。

但這樣的真的好嗎?又或者悲傷的情緒,我們應該區分男女的不同嗎?

關於這一點,我傾向於認同書中所敘,當悲傷的浪潮滾滾來襲,我們應該拋除男性/女性的刻板印象,換句話說,就是去除性別的「標籤」,純粹以人類都會有這樣的情緒看待。

於是,試著接受悲傷、接受眼淚,接受心中真實的感受,不再以性別劃分,也不要求自己隱匿情緒,選擇適時且勇敢地釋出,因悲傷而洶湧的負能量。

我想,唯有如此,才能淡化悲傷所帶來衝擊,接著昇華為讓自己有所成長的養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