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我們總希望自己受人喜歡,但事實是不管我們怎麼做,終究還是有不喜歡我們的人。

很多時候,我們總是因為害怕他人討厭自己、談論自己、遠離自己,而不敢說出內心真實的想法,選擇默默忍受,以及不管自己的能力、心力是否有限,就一肩扛起他人的種種要求,以為這樣就能獲得他人的讚賞、他人的認可、他人的喜愛,使自己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。

但殘酷的是,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,他人對於我們的要求也就越來越多、越來越超過自己能負荷的上限。

更甚之地是,若我們完成他人的要求,得不到感謝也就罷了,最怕還得因為不符合他人的理想、他人的標準,遭受不該由自己承受的批評、指責以及謾罵,導致自己陷入自我懷疑、自我苛責的深淵中,不知如何逃脫。

又或者,當我們接受他人不只一次的要求後,只不過在自己遇到能力不足、心力有限的情形下,委婉地拒絕他人,卻只換來他人攻擊自己冷血、無情、沒有道義的言論時,委屈的情緒,便會油然產生。

然而,這真的是自己的過錯嗎?

我想,答案不辯自明,許多時候我們想做個好人,卻在不知不覺中,成為他人眼中可利用、可拜託、可請求的濫好人,緊接著,便會掉入一個不能拒絕、不該拒絕的困境。

因為當你一次次都答應他人的要求,並盡心盡力的幫忙時,別人就會覺得理所當然,可當你協助那麼多次,僅僅只有一次的拒絕後,別人只會記得你不幫的這一次,感到憤懣、感到埋怨,甚至散播對你不利,也無中生有的謠言,這時候,感到委屈不過是必然的結果。

於是乎,為了避免這般情況再次發生,正如書中所給的建議,我們或許該自私一點,試著對他人拒絕,對他人清楚且明確地表達,自己不是不幫忙,只是並非每件事我們都能給予協助。

再加上每個人的時間有限,自己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、要處理,因此愛莫能助。這時,如果他人能接受,並且同理你的困難,即代表這個「他人」是適合深交的朋友,反之亦然。

說到底,我們畢竟不是完人,我們時間、體能、心力亦都有其上限,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。

所以,放過自己,也降低委屈感,大肆啃食自己的機會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