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冷漠,似乎是這個進步、快速與科技的現代文明中,所擁有的通病。

曾幾何時,人與人的距離越來越冷漠、越來越陌生,彷彿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,就算彼此的關係在近(如家人、朋友),心理的距離依舊遙遠得如巨大鴻溝,不可觸及。

更別說從未接觸、從未相識的陌生人,其之間的距離,就猶如地球與星辰一般,遙不可及,或是生活在不同宇宙間的人類,被徹底隔閡,絲毫沒有交叉的可能性。

這樣的情況,造就了我們對於一些人(如:街友)、對於一些事(如:車禍)、對於一些情境(如:書中提到的家暴)視而不見,抑或期待,甚至認為他人會伸出援手,因此就算自己毫無行動,也沒關係的「旁觀者效應」——所導致的最後結果,便是沒有任何人,對於這些人、這些事、這些情境給於幫助。

然而,會造成如此冷漠的情況,除了前面所提到可能與進步、快速與科技有關外。

我想,還有一部份的原因是過往有太多案例、太多新聞報導著助人者,反而被受幫助者要求負責、提告求償,讓好心的助人者,不只沒有得到好報,還得因為自己的熱心肉身疲於奔命、內心備受折磨時,理所當然,其他看見這些案例、這些報導的人會引以為鑑,也就不是什麼意料之外的事了。

畢竟,保護自己,避免受到傷害是人的本能,於是乎基於本能所建構的冷漠,也成了最快、最好運用的防護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