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較於憤怒,更為躁動、激進,以至於做出實質的攻擊行為的情緒,我想,就是仇恨了。

在諸多有關暴力、有關傷害與殺害受害者的社會新聞中,我們都可以在撥開事情的來龍去脈,探究其前因後果後,發現那些作出此種行為的加害者,都是基於對廣大社會、對某些事件、對某個人的所作所為,累積了好一段時間的不滿、生氣的情緒後,演化為仇恨。

緊接著,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,終於炸裂、終於退化為失去理智的巨獸,引發無法回朔、難以彌補,甚至超出許多人理解範圍、不可置信的可怕事件。

然而,雖然仇恨是這樣恐怖的情緒,但我們也無法斬釘截鐵地保證,自己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緒,抑或因為仇恨的現身,促發了想要傷害他人,以解心頭熊熊燃燒的怒氣的想法。

只不過,跟那些加害者相比之下,其中的差別只在於一個停留於想法,一個卻是實際的付諸行動 — — 若以這樣的觀點視之,其實滋生仇恨心態時的我們,與那些加害者並無任何不同。

不可否認,我也明白這樣的說法,或許會引起許多人的反對和不滿,認為怎麼可以將沒犯錯、沒做出暴力、傷害行為的我們,與難以原諒,甚至是要處以極刑的加害者相比。

當然,這樣的想法也沒錯,只不過人生漫長,會遇到的人事物亦都不在我們的預料之中,而是充滿著不可預知,有鑑於此,又有誰能確定自己在未來的某一天,不會遇到被仇恨沖昏頭的際遇,導致自己也成為加害者呢?

於是乎,與其糾結自己和加害者有多大的不同,不如將眼光、將心力放在如何面對仇恨、正視仇恨、處理仇恨,然後放下仇恨,才是避免悲劇的不二法門,好比書中所述,「仇恨」猶如其他情緒,都是人類的正常反應。

所以最後的重點,便是讓情緒不壓抑、不積累,好好解決「仇恨」,避免一發不可收拾的後果,才不會在製造出下一個加害者,與無數為此心痛、破碎的家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