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海中載浮載沉,為古代讀書人常見之事,哪怕唐宋古文八大家之首的韓愈,也逃不過被貶官的命運,而被趕出唐代的首都長安,前往完全陌生的南方——潮州。

面對被貶官這種人生中的大低潮,藉由書寫談人生、談理想、談環境、談挫折……等,抒發情緒,本就是身為一名有風骨、有抱負,卻跌了一跤的士人會做的事。

但這章節最為有趣的地方,便是談到韓愈在寫下情緒、寫下思想之外,也寫下了吃,這攸關基本生活的大事。

在那個物流不發達的時代,長年生活於北方,習慣麵食、雞肉與羊肉之類食物的韓愈,來到充滿山鮮海味,所見都是沒吃過的食物的南方,又怎麼不受驚嚇呢?

這感覺大概就像現代我們看見有些國家、有些地區會吃食蠍子、吃食蝙蝠……等,其他在我們社會中不會出現的食物一樣,不只不可置信,備感驚訝,更可能還有噁心之感。

我想,那時的韓愈大概除了被貶謫,這種精神上的苦痛感,面對這些不曾看過、不曾吃過,各種奇形怪狀,味道又難以下嚥的食物,也是另一種生理上的折磨吧!

畢竟,身為一個人要活就要吃,可偏偏生活的環境已不再有熟悉的食物,取而代之,是超越自己人生經驗、理解範圍以外的飲食時,什麼叫做學著妥協、什麼叫做學著接受;什麼叫做只能折腰,什麼叫做只能低頭承受,由日子裡最重要的吃,便可體現。

如同此章的結尾寫到:「誰都不得不學會忍耐,學習把嚥不下喉的吞入腹中」不只是吃、不只是古代、不只是韓愈這樣的文學大家。

就算是今日平凡、渺小的我們,於生活中遭遇的許多事,不也是如此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