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寫,也什麼都能寫,什麼都能成為詩的創作題材,是我讀完這章,對白居易有了另一層更深的印象。

總說創作源自於生活,可要如白居易那麼透徹,連交際、聯繫與問候,甚至待在家裡都能寫詩給妻子時,這種將創作緊緊貼著生活而行的作法,就如同作者提到的,若他生於現今有Facebook……等,社群媒體的時代,那他就是愛打卡、愛發廢文的重度使用者,只不過他的體裁是詩。

話雖如此,可對我來說,要做到如此程度,其實也代表著白居易有極高、極深厚的文學素養,以及極高的創作天分,才能什麼都寫,而且都寫得很好。

說穿了,抒發心情、抒發仕途的不順遂,也許傷感,但對於創作者來說,當情感豐滿、濃厚的時候,剩下的便是如何選擇用字遣詞,讓文字可以顯得情深意重,不僅可以宣洩自己的不滿、自己的懷才不遇、自己對於理想破滅後的苦痛,還能令讀者有所感,進而廣為流傳。

但書寫生活,尤其是一日三餐那種平淡、平常的小事,就不是件輕鬆的事了,只因寫得不好,便容易形成流水帳,更別說唐詩還有其創作上的規則及限制,要在這樣的前提下,將生活瑣事轉為創作題材,功力之深厚,可想而知。

正因如此,當我讀完本章節,再次翻閱章節前半段,重讀作者猜想若白居易一生有句奉行的座右銘,將會是這句:「寫詩就是生活、活著就要寫詩」時,除了會心一笑外,也不得不深表認同。

畢竟,能把詩及生活結合的如此緊密,使「詩即生活,生活即詩」,又怎麼不讓人深感佩服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