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,不是要你將故事原封不動,一字一句的抄襲、一字一句的挪用於自己的創作上。

偷,也不是要你放棄思考、放棄設計、放棄為一個故事的產生,做出應有的努力、情節的巧思、布局的精細,以及,能讓讀者一頁頁捧讀不休,直達結局的營造。

偷,其實是一種學習、一種吸收、一種內化,在那些經典、那些一再流傳的小說(如被收錄於本書中例子)中,提取故事裡運用到的技巧、使用到的手法,當作教材,使之理解、使之轉為自己的養分,待日後寫作時,成為足以茁壯的根基。

換句話說,偷,並非那種偷偷摸摸,為人詬病、為人所不齒的剽竊,反倒是正大光明,好像武俠小說裡想要學會高深武功的主角,在秘笈的幫助,以及日以繼夜、不眠不休的用功下,終有所成的結果。

正如「太陽下沒有新鮮事」般,千百年來,已有太多的故事、太多的小說被創作、被述說、被流傳、被一個又一個讀者閱讀。

若還想在創作好看的小說,與其抄用他人,或是逃避那些流傳許久的故事,不如藉由將這些已經問世的小說,作為幫助自己可以成長、可以茁壯、可以練成說故事能力的武功秘笈。

當然,自己尋找適合的武功秘笈,總是比較沒有方向、總是需要點運氣的成分,才有可能找到一些不錯又容易吸收的書。

更別說,如果所謂的「武功秘笈」,得依賴自己的大量閱讀、大量摸索多本小說,才能建立出一個,自己也不確定是否正確、是否足以作為一再翻閱的秘笈,或者,只是浪費時間。

此時,要是有所謂的老師、所有的先行者帶領我們探索、帶領我們挖掘、認識,不僅破解種種技法,還整理、歸納出不少章節,讓我們能循序漸進的學習時,是不是就能省力許多。

好比許榮哲老師在經過「小說課:折磨讀者的秘密」打下的基礎後,以更進階、更實用的、更貼近小說創作面向的:「小說課:偷故事的人」,就是這樣的一本書。

不僅揭露關於小說的秘密,還更進一步地拆解小說,告訴讀者如何偷、為何偷,以及該要偷、該要學、該要好好吸收的,又是哪一部分。

於是乎,當我們隨著書中的章節前進,一章一章地閱讀完畢後,二十八篇章、二十八種小說能夠運用的方法,就這麼自然而然進入腦海,慢慢架構出相較於第一本書,更加深入的認識及瞭解。

而這般的認識與瞭解,就算不從事小說創作、不成為一名寫作者,單純以讀者的角度閱讀,也能獲益良多。

因為在習得這些方法,且漸漸熟悉後,又何嘗不是為日後閱讀小說時,添加更多的樂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