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作是一種修行,一種對於表達某些意念的追尋,也是一種獨立於現實時間外,以自我的呼吸、自我的節奏,緩步走到將文章完成的旅程。

像是禪、像是靜心、像是冥想、像是在忙碌的時光,找尋一片寧靜之地,卻不出世,不超然於眾生之外。而是生活真實的世界中,以觀察的眼、觀察的耳、觀察的心,去品嘗、去感受、去體會那些酸甜苦辣、悲歡離合的滋味。

接著,在以這些生活中接觸的點點滴滴,經過時間的累積、時間的鋪陳、時間的咀嚼、時間的消化、時間的發酵,細心收納、分門別類之後,在適當的時刻,以適當的文字,經由靈感的帶領之下,譜寫出一篇篇有著自己的生命、自己的面貌、自己的風格的文章。

那樣的過程是急不得的,從你下筆的瞬間,你便成為心、成為性靈、成為思想、成為感觸、成為一列列等待座落紙上的媒介。

無法著急,也不能著急,更別說寫作是一件孤獨、一件唯有自己陪伴自己,或斟酌用字、或枯燥乏味、或腸思枯竭、或反覆推敲……等,任何情況,皆是僅有耐性,才可以與之相處。

加上全心全意投入,讓心中的萬千思緒,透過筆、透過鍵盤,以自己的步調、自己的方式,慢慢從一顆種子,經歷萌芽,度過陽光和風雨的洗禮後,長成一篇獨一無二的文章。

完成之後,想要與人分享也罷,想要自己收藏也好,重點是喜歡書寫,不管這件事,能不能替自己帶來名聲、帶來機運、帶來財富,都要回歸純粹書寫的初心。

避免在書寫時就想到這些事,導致失焦,導致自己在沒有看到這些夢寐以求的成果,便放棄書寫、遠離書寫,這一種可以釐清思緒、自我對話,無須耗費金錢,便能獲得,宛如修身養性的行旅。

當然,若能藉此得到名氣、得到機會、得到額外的收入,絕對是件令人歡欣鼓舞之事,但可遇而不可求,要是過於執著,使寫作成了痛苦、成了慾望寄身所在。

那麼失去方向、失去寫作的愉悅感,迷失在看不見意義的迷霧之中,也是必然的結果。因此,關於寫作,關於這一場修行,我們只要做、只要持續往前走。

至於,將會看見什麼樣風景?什麼樣的未來?我想,就順其自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