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廣義而言,我仍會將這本書視為一本寫作書。

哪怕此書所做的,其實是關於小說的文本分析,但透過作者的解讀、闡釋與書寫,我們可以看見關於小說,能夠剖析的面向,其實太多太多。

只不過,說來慚愧,書中所提到的30篇小說,我竟然從未讀過一篇,更別說,有些作家,還是因為這本書,我才得以知道。

慶幸的是,藉由作者的文筆、作者的描寫、作者的分析,作者對於這些小說所節錄的內容,以及時代背景、故事意涵,或者想要指涉、想要呈現的意圖、控訴、叩問的考究,都讓沒有讀過這些作品的我,能夠毫無障礙的進入、毫無障礙的閱讀。

換句話說,對於這些文本的再詮釋,竟可以使一個宛如「無知者」的我,不覺得難以閱讀,甚至是藉由這本書,興起了想要尋找原作品讀的想法。

這不就表示著,作者的寫作功力、寫作技藝,到達了一個彷彿指引方向的指標的境界,讓人就算沒有讀過這些小說,也能經由作者的筆、作者的論述,找到足以接近的入口。

更進一步的說,如果想要學習評論小說、學習如何以更多的面向,去閱讀一篇小說,那麼這本書,便是很好的教材。

正因如此,我才會將這本書也視為寫作書,畢竟閱讀的輸入是一回事,心得的輸出是另一回事,而要對一個作品有更全面的理解、更深層的研究,然後作出評論則是需要以更嚴謹的態度、更花費時間的投入,才能作到有條有理、有憑有據的事。

不像個人心得的抒發那麼自由,若是想要評析,研究是必須,理所當然,寫作的能力更是重要,如此才能相輔相成。

於是這本書,便為一個極佳的示範,讓對於「評論」懵懵懂懂的我,能擺脫完全生澀的姿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