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始寫作之後,只要一產生想法,最好的處理方式,便是馬上開始寫。

為什麼呢?

因為等待、因為僅停留在腦中思考,期望時間一長,就能釐清思緒的結果,幾乎最後只會換來耗費的大半天的時光,卻一個字也沒有的窘境。

這就說明了,寫作是需要立即性的行動,在想法靈光一現實,就要馬上拿起筆、拿起手機、打開電腦……等,任何你習慣、你運用自如,或者,你當下能使用的方式,盡快開始。

藉以避免,好不容易造訪的靈感,無聲無息,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,連一點來過的痕跡,都消失得一乾二淨,留下感到後悔、感到懊惱的你。

至於,為何要在靈感一現身、想法一出現時,便抓住機會直接寫,而不能等到想清楚才寫呢?

透過這一小節的四點論述,我們將能明白,其原因究竟為何如此。

1.寫作是動態過程

想法是片面的、發散的、斷裂的。

如果不依靠實際書寫,只停留在腦海任它發酵,祈求在腦中便能從無到有的完成,無非是奢望,這一點,就我個人經驗而言,也是如此。

每當我有想法、有靈感要寫詩、寫讀書心得時,若不盡快寫,讓這些思緒僅置放於腦中時,無論怎麼想、怎麼整理思緒,那想法、那靈感終究只會是模糊、只會是雛形,難以完整與完成。

更別說,還可能因為不動筆寫下、不打開電腦敲打文字,最後想法消散、靈感隱遁,落得再努力回憶,也喚不回當時的思路,白白浪費一首詩、一篇心得被產出的可能。

當然,這不是說只要一實際行動,文章就會快速、就會不費吹灰之力的完成,沒有太多美好的空間,關於寫作的過程,其實便是種動態的一邊寫、一邊思考、一邊解決書寫行進中所遇到的問題,直到作品塵埃落定。

這說明了,如果我們只是想,只是奢望想清楚了再寫就好,那麼,大部分的結果都會是,我們不會有想清楚的時候到來。

2.寫作者都有拖延症

不單單寫作者,只要是人都有惰性、都想拖延「現在、馬上、當下」便能做的事,畢竟,那是得強迫自己身體力行,才能完成的工作,抑或自我要求。

因此,為了改善這樣的情況,最好的方式,即為不要站在原地、不要懶在床上,只要立刻做、直接做,無須一行動就期盼一次到位,將想做的事,從簡單的、小範圍的開始。

以寫作來說,避免拖延的辦法,就是先寫下第一個字、第一個句子,接著,再由一個句子延伸成第一個段落、第二個段落……以此類推,直到文章完成。

不用求快,不用急於今日寫今日畢,讓自己在舒服、輕鬆,沒有什麼壓力的情況下,產出作品,收割成就感與滿足感。

如此一來,當「不拖延」所得到的正面回饋越來越多,習慣也就能建立得更鞏固。

進而使自己於寫作這條路上,能持續前進,而不是停下腳步,成為「拖延症」的俘虜,難以脫逃。

3.開始寫,才能擺脫恐懼

想要寫作,卻怕寫得不好,於是成了恐懼、成了一道枷鎖,緊緊地綁住自己,不敢動筆。

然而,越是不敢動筆,就越是讓恐懼增長、讓恐懼巨大,演變成勒住大腦、情緒的夢魘,深陷其中,難以自拔。

為了打破這樣的情況,也為了擺脫恐懼,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對它、正視它、克服它,如作者所說:「告訴自己,坐下來,只寫五分鐘就好」。

唯有真正的開始,才能讓恐懼消褪,才能面對寫作中遇到的問題,也才有克服問題,獲得成長的機會。

除此之外,還要為自己建設好一個心態:「寫不好很正常,沒什麼大不了」,說穿了,便是我們都不是天才,我們只能在學習、在犯錯、在嘗試中成長。

寫得不好,雖然令人難過、難受,但那終歸是過程,終歸是成長之路上的經驗,無須為此過度自責。

4.先求完成,在求完美

與上一點可說是環環相扣,在寫作面前,我們就算多想達到佳作,甚至完美的境界,也要先讓文章完成,才有此一機會。

換句話說,只想著要求完美,卻又不先將文章完成,那麼「完美」不過是空談,不過是永遠無法實現的幻想,擱在心中,只會悶得又慌又厭煩。

因此,比起完美,我們首先要追求的是完成文章,接著,以目前自身能力的最極限,將文章修改到「當下的自己」可以達到、可以接近的完美。

透過這樣的作法,才能深刻體會到,完美絕非跨出一步就能登天,而是要腳踏實地走、穩扎穩打的將文章完成,並倚靠修正,使之趨近於完美。

結論:

經由此一小節,我們可以明白,寫作不能等到想清楚在動筆。

因為那是一個動態的過程,只有開始,才能釐清思緒,讓想法擺脫雛形,漸漸有了完整的架構。

緊接著,也藉由「開始書寫」,反抗拖延、抵禦恐懼的出現,讓實際的行動,打破這兩個症狀所建立起的高牆,讓它們倒下,讓它們不能在困住自己。

最後也最重要的,則是先讓自己完成文章,在以自身的能力,追求當下所能抵達的完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