語言與文字,應該是讓人類便於溝通、便於理解、便於傳達各自想法,彼此尊重並包容地的存在,只不過,時至今日,語言和文字還有這樣的效果嗎?

看著夏夏解析中的這一段:「不只在情感關係中,戀人間的爭吵與分合經常陷入『雞同鴨講』的窘境,身旁的家人、朋友、同事,擴及不同信念的團體、宗教、政黨之間,經常能見到應該由兩方所完成的對話,最後卻像各說各話般的鬧劇。」

不禁使人反思,究竟語言及文字的存在,是為了解決不同人之間所遇到的困難、所需要的合作,還是為了製造諸多紛雜、諸多歧異、諸多爭執,進而成為一把相互攻擊,誰也不讓誰,不在乎他人的想法、他人的感受,只願讓自己大放厥詞的利器。

猶如這首歌詞,寫著一個瘋子以一連串分解、重構和語意不清,晦澀難懂,純粹像是沉溺於自我與自我的回音對話,他人根本毫無置喙之地時,又如何期待會有一個人,或說人們理想中的智者,完全明白這段話,以及所蘊含的真意與情感?

眾生喧嘩,若語言和文字淪為只替自己服務的大發議論,而非用來交流、用來化除歧見, 消弭自身與他人的誤會、對立,反倒是更加水火不容、更加劍拔弩張,甚至造成不必要且無法彌補的傷害時,那語言及文字是否能乘載著將一段對話好好完成、好好結束的角色?

答案因人而異,可就像夏夏最末段寫道:「希冀能找到被理解的機會」般,多麼希望有一天,語言和文字能回歸最初的本質:「溝通與理解」。

如此一來,無謂但又讓人受傷、讓人憤怒、讓人失去理智的紛爭,便能減少許多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