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宗羲,明末清初重要的思想家,在那個充滿混亂的封建時代,講述「民本思想的極限。

並以原君一文中的「小儒規規焉」批判墨守成規的儒者,只知道遵循傳統、遵循表面形式、道德儀節,反而會成為率先丟失思想核心價值的人。

只因為當儒者(讀書人)與時代脫節,只傾心於書中學問,服從與時代脫節、僵化及空洞的觀念,卻忘了學問來自生活、來自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時,所謂的思想、所謂的價值,不過是無法貼合時代,盲目地循規蹈矩,走不出象牙塔的理念。

除此之外,原君也探討了「君王」的本質、本源,應該如同孟子所言:「民為貴、社稷次之、君為輕」的「民貴君輕」思想,並且,更進一步提出:「古者以天下為主,君為客,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,為天下也,今也以君為主,天下為客,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,為君也……」。說明君王本該是「客」,天下才是「主」的概念。

然而,在封建時代的情況卻是君王為「主」,天下為「客」,造成君王之所以霸道、之所以獨佔天下所有利益的原因,也點出所謂的「君王」、所謂的「君主制度」本來的意義,應是為了「天下有公利而莫或興之,有公害而莫或除之」這問題而出現的,可實際是「君王」、「君主制度」不僅沒有解決這個問題,反而導致更大的問題,使原本的目的,蕩然無存,也釀成朝代一再更迭的原因。

只不過,以古鑑今,雖然原君一文寫的是封建時代(儒者與君王)的弊病,可放到現代的民主社會來看,又何嘗不是一種當頭棒喝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