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論是一介平凡人,抑或尋求超脫凡塵的修道者,權力、財富與美色,都是種極大的誘惑,使人易於深陷其中,久久不能自拔。

不同的是,一名凡人對於掌權的渴望、珍寶的貪婪、肉慾的追求,以及世間一切情感羈絆,可以選擇忽視不見,也可以選擇投身其中,讓短暫的人生得以瀟灑、快活的走一回,哪怕受傷、哪怕因此損失了些什麼,既然享受過放蕩的快樂,也怨不得人、怨不得什麼。

但對於一名修道者、一名尋求佛理的出家人,不進入體驗、不投身享樂、不沉浸慾望、不生出邪念、不滅絕魅惑、不增加企盼、不減除情感,只因那都是正常的渴求、期盼的歡愉,以至於功名利祿的追求、飛黃騰達的成就,不過世間萬象,重要的是自己如何阻擋這些迷人的、動人的誘惑,並且視為浮雲,其所能選擇的便是清心寡慾、六根清淨。

只因紅塵仍在、世事如常,生活在如此環境的出家人,所要做的不是關起門來、不是假裝沒有這般慾念,而是就算行走於其中,面對人性的弱點、外界的繁華,也能不成為心底的魔,為此動念、為此焦慮、為此不安、為此艱難,甚至為此蠢蠢欲動,忘了放下紅塵、脫離世俗的戒律。

這是一種豁達、一種超然、一種不怕考驗、不怕劫難,只要心意已決,能堅定志向、能捨離情感,更進一步剪斷個人悲歡,將苦難的的眾生置放於廣大的願念前,那又何必在乎、何必害怕、何必逃離慾望掀起的風風雨雨?

畢竟,所謂的修行不該為出世、不該為一塵不染、獨善其身,而是入世,而是踏踏實實的將雙腳貼著土地,一步步走過人間、走過人欲橫流、走過離合悲歡、走過陰晴圓缺,勇敢正視自己的軟弱、自己的無力感,接著克服,接著換來一次次的成長,與更強大、更能看清假象、更不輕易動搖的心智和心志。

如此一來,當走過這些砥礪壯志、磨練性格、修習行為,仍然保有初衷,進而求得真理的路時,又有誰能詆毀你的「修道」、你的「出家」,只是一場博得美名的表演呢?

換句話說,若我們只願是凡人,難以犧牲自己的人生,只為了道、為了真諦、為了修行,那麼能做如此境界的人,我想,是值得眾人敬佩的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