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有一定的標準?一定的寫法?或者,一定要套用什麼樣的技巧,才能稱得上是一篇好文章嗎?

無須多言,便能了解答案並非如此,只不過,若能以一些技巧、一些方法,幫助自己寫文章時,能夠增添一些勾起讀者閱讀慾念的寫法,我想,還是能夠作為參考、作為學習的對象,讓自己在書寫前,能夠有更多不同的思考面向,藉此在下筆時,找到適合你那篇文章的敘述方式。

1.拋餌:

在這個資訊爆炸,時間緊迫,又有許多事物令人分心的時代,想讓一篇文章,可以抓住讀者的眼睛、抓住讀者的興趣、抓住讀者的慾望,極其重要。

特別是文章的起點,決定了讀者會不會花費寶貴的時間,繼續閱讀時,摒除平鋪直敘,替換成讓讀者有好奇心的開頭,就是個可以嘗試的方式。

譬如:「我認為每個人都要看閱讀人直播」這樣的開頭,便太過正確、太過直截了當,太像一名老師把答案直接告訴你般,很難引起觀者的好奇。

可若是改成:「寂靜的夜晚,其實很適合收看閱讀人直播的,因為……」這樣的開頭,就可能會讓讀者不禁好奇,為什麼在寂靜的夜晚,很適合聽閱讀人直播呢?難道不能做其他的事嗎?又或者,聽直播能獲得些什麼?

諸如此類的疑問,使讀者只能選擇閱讀,才可以得到答案時,接下來,就是你如何解釋、如何大展身手,提出你的想法、你的見解與感受,讓內文能夠順著開頭的脈絡,有所完善。

2.結尾:

雖然「很重要所以說三次」只是網路上戲謔的用語,但套用在文章上面,確實有其可用之處。

除了顯而易見的加深讀者印象,重要便是強化文章的立場,使你的論述能更達到鏗鏘有力的效果外,還能確保讀者在讀完整篇文章後,明白你的想法、你的意思,便免產生誤讀的情況。

因此,在文章的結尾,將開頭的目標再重申一次,就成了簡單、好用,又能增強讀者記憶的技巧。

譬如:「寂靜的夜晚,其實很適合收看閱讀人直播的,因為……」這樣的開頭後,我們會用幾個段落,說明為何自己是這樣的想法,以及自己在直播中學到什麼、得到什麼,一步步完整文章的整體架構,一步步誘使讀者成為認同我們的同溫層。

直到最後,結尾之時,再以類似這樣的句子:「所以,我是那麼篤定地認為,寂靜的夜晚,很適合收看閱讀人直播」再一次重申立場,使你的文章不僅是前後呼應,還能使讀者更有印象。

3.細節:

觀察細節,思考如何簡單的一句話,加上物件、加上動作,營造出所謂的畫面感。

譬如:「我用電腦看閱讀人直播」這句話,不是不行,但要是想讓這段話,多一點宛如親身體驗的畫面感,或許,可以試著改寫成下列這段:

「一個人的夜晚是孤獨的,當我坐在空無一人的房間,看著冰冷冷的電腦時,更是如此。然而,每當時間走到晚上九點,一個人和電腦的夜間獨處,則成了一件極為幸運的事。

為什麼呢?只因為當閱讀人的直播開始,沒有他人的干擾,只有我和電腦時,反而能使我更投入其中,純粹享受聽書的喜悅。」

一樣是為了傳達用電腦看閱讀人直播這件事,但改寫後的文句,不光能增加文章的字數,還能有利於讀者想像那畫面,提升感受。

4.轉換:

為了營造文章的節奏感,也為了不讓讀者閱讀時感到過於鬆散,或是過於緊湊,適當轉換書寫的簡略與詳細,則是可以試著運用的手法。

例如,以收看閱讀人直播而言,先簡略敘述:「已經習慣,在這個時間收看直播了」。

緊接著,再詳細書寫:「像是一種儀式,也像是為一天的忙碌,開鑿一個足以放鬆情緒的地方。每到這個時間,身體便會自動坐在電腦前面,按下開關,以寧靜祥和的心態,準備迎接一場,有關書、有關知識的洗禮。」

讓段落與段落不是只有簡短、鬆散的句子;也不是只充滿緊湊、綿密的敘述,而是在簡略與詳細適當的轉換、交替,打造富有節奏感的文章,令讀者易於閱讀,不至於失去興趣和專注力。

5.動詞:

增加動詞的運用,使文章更顯動感,更加活潑,避免文句陷入死氣沉沉的窘境。

例如,以「夜晚時,收看閱讀人直播」這段話來說,平靜地描寫不是問題,但要是增加些動詞,能為文章添加「動」感,也算是值得一試的作法,於是,試著改寫後,成為下列的模樣:

「月亮爬上天空的夜晚,人們終於停下忙碌的腳步,回到自己的居所,我也不例外。雖然,有時頑皮的寂寞感,會碰碰跳跳,迫不及待地跑出來。

但慶幸的是,還有閱讀人的直播得以驅趕寂寞,使我放鬆地伸展耳朵,將眼睛直直釘在電腦螢幕,偶爾雙手游移鍵盤間敲打文字,跨越時空、地理的隔閡,也能搭建相互交流的橋樑。」

不管是否還有更多的動詞可以添加、更好的寫法利用這些動詞,唯一能確定的是,透過動詞的點綴,確實能使一段近乎死寂的文字,重新轉變,有了鮮活的姿態。

6.組合:

無論是不是讀者,人總是喜歡新鮮、有趣的事,但太陽下沒有新鮮事,當許多詞彙被人一用再用、一寫再寫,就會失去新鮮感,漸漸索然無味。

問題是要創造「前無古人」的新詞彙,絕非一件簡單的事,更別說還要符合邏輯、符合文化、符合人們的認知,使讀者在閱讀的同時可以接受,又不會產生任何突兀感。

面對這樣的難題,與其想方設法、絞盡腦汁地創造新的詞語,不如以現有的詞彙,改變組合,達到提升新鮮感的目的。

好比「可口」、「垂涎三尺」,是用來形容對食物的感覺,而我們可以嘗試改變組合,讓新鮮感自然而然地產生。

像是:「閱讀人的直播,總是可口」表達著閱讀人的說書,不單單是淺顯易懂,容易吸收,還彷彿是媽媽做的料理,簡單卻能讓人飽食一頓。

以及:「閱讀人直播裡介紹的書籍,總會有那麼幾本,使我垂涎三尺」則是傳達了自己對於某幾本書,有著強烈想要閱讀的渴求。

這種作法的好處是,我們無須浪費太多時間、太多精力,去創造一個嶄新的詞彙,卻又落得不被認可、不被接受的下場。

而是只要稍稍地改變組合,便能玩出新意、玩出有別以往的新鮮感。

7.染色:

將想形容、想描寫的主體,透過其他物件去形容、去描寫,藉以增強原本想要形容、描寫的主體。

雖然整段文字有些拗口,可用閱讀人作為以下的例子,我想,就能讓大家明白,這是什麼樣的手法。

如:「收看閱讀人直播很愉悅」只是很單純、很簡短地敘述自身的感受,讓讀者容易閱讀,卻也容易一看就忘。

不過,若我們試著改為:「時間一到,電腦便雀躍地打開身體,讓螢幕興沖沖地發亮,聲音一個接著一個字句,開心地走進耳朵,而畫面因為知識的流洩顯得一片豐盛,連空蕩蕩的房間,也充滿書籍被介紹的滿足感,看著如此熱絡的景象,一時之間,我的心情也跟著愉悅了起來」。

由上一段我們可以發現,就是用形容其他物件,或直接擬人化的手法,堆疊與加強「自己」這個主體的情緒,讓原本簡短的一句話,擴增為充滿愉悅的一段文字。

讓「收看閱讀人直播很愉悅」這較為平板的描述,進化成較為立體、較為生動的面貌。

結論:

文章是否有一定的標準、一定的寫法,或者,一定要套用什麼樣的技巧,才算得上是一篇好文章這件事,誰也沒有一個篤定的答案。

畢竟,每個人的寫法不同、風格不同,抑或基於內容的不同,有了不同的作法,然而,藉由這些小章節的閱讀、吸收、反思、梳理並試著產出後,我發現,雖然「好」的定義,因人而異。

但透過以上的技巧與練習,我們都無法否認,就算敘述的是同一件事,可只要稍微利用這些技巧、這些轉變敘述的手法,嘗試上述那些其實不難,卻能使文章更加豐富、更有可讀性的方式,就能使文句的表達、文章的內容,有了徹底改頭換面的契機。

當然,就算技巧不難,要達到用運自如的境界,絕非一蹴可幾之事。

這代表著就算讀完這些小章節,你也不能立刻以極快的速度突破、極快的速度成長,獲得大幅度超越過去的轉變,而是需要經由更多的閱讀、更多的練習才能抵達。

只是相較於懵懂無知,困在黑暗中的自我摸索,有個能指引方向的燈光,在我們寫作的路上,又怎麼不使人感到慶幸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