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待許久,終於拿到這本質與量皆精采的詩刊,作為讀者,也作為一名嘗試詩的創作者來說,的確是極為幸福的一件事。

像是充滿好奇,卻又小心翼翼的孩子般,一頁一頁,仔細地翻閱、仔細地閱讀,只為全然感受詩、感受文學、感受攝影的美好。

那是在充滿學習、充滿忙碌工作之外,得以喘息,得以純粹欣賞文字作品之地,而這樣的一本詩刊,要感謝的實在太多人。

畢竟在雜誌難以經營,閱讀人口大幅銳減的時代,作為小眾的詩作,還能有如此用心編排、用心設計、用心經營的詩刊雜誌,如上所述,作為讀者,作為一名創作者,這是一件極為幸福的事。

而這樣的事,能從一本詩刊嶄露無遺,我想無論生活如何,至少還有這麼一本雜誌,給人閱讀與休憩的空間,那就足夠,那就值得了。

◆永恆的詩篇

創作一首詩不容易,但創作一首長詩則是更看重詩人的技巧、字句的運用、結構的布局,以及潛藏於作品中的巧思。

作為一名也在創作詩的人來說,關於長詩,絕對是我很少觸及的領域,而原因除了太過困難,便是自己尚無法完全掌握文字的流動、詩句的編排,與每一主題所能更加深入的探討,並且轉化為詩。

於是,透過這期詩刊,看見蘇紹連老師與丁威仁老師的長詩時,驚嘆及佩服,已無法完整傳達出我的感受,尤其那書寫的主題與企圖是如此浩瀚磅礡時,作為一名非本科、門外漢般的後進者,別說百行,連五十行詩都難以產生的狀況下,編者取名為:「永恆的詩篇」確實更加突顯長詩的珍貴。

畢竟一首詩誕生之前,需經過大量的閱讀,大量的攝取各種風格的詩集,才有可能撞盪出靈感的火花,而一首長詩又需要多少倍的閱讀、攝取以及時間的沉澱與萃取,才能得出?

因此,身為一位不成熟,仍在學習與嘗試的寫詩者而言,關於長詩,的確是太遠、太難抵達的彼岸,也才會更喜歡收錄在這期詩刊的兩首詩作。

◆她與詩人們

從台灣現代詩史的作者-鄭慧如教授,再到蘇紹連、丁威仁、鄭琬融老中青三位詩人的訪談,可以讓我們看見在研究、在詩以外的面貌與經歷。

尤其,當詩成為生活,而生活又會影響著詩時,那種像是混沌、像是互相干涉,卻也拓展視野,進而使書寫更加寬闊、更加多元的結果,也使人看見一名研究者、一名創作者,終究是不能關上門,只存活自己的世界、自己的想像、自己的文字中。

而是要透過用心的生活,以及與人(無論現實或網路)的交流,才能讓眼睛打開,進而為書寫帶來更多的變化,以及成長,然後突破。

◆攝影詩-花與葉的秘密異想

花與葉,那存於環境,又常被我們忽略的自然,這一次透過攝影的擷取,透過詩的創作與詮釋,為盛開短暫的生命後,即面對枯萎的花葉,留下更多、更足以被保存的樣貌。

是對美、對花葉、對引發的思緒、對點燃的感受,每一張攝影如同被賦予魔法的器物,更如同召喚師一般,讓眾多的詩人們寫下創作,不僅在徵稿過程中,看見思想的火花,淬煉出字句,激盪著觀者的想像,也使身為創作者的我,得以藉由攝影此一媒介,通往詩的國度。

然後,在經過掏選後,有幸進入紙本的收錄,與其他詩人共坐於同一個舞台上,那樣的欣喜,那樣的幸福感,是詩、是攝影、是花與葉在凋零之前,最美的綻放。

◆詩電影

在現今已擁有的,關於詩朗讀、關於詩與攝影的之後,這一期的內容介紹了新穎的,我從未想像過的- – -詩電影。

雖然只是透過文字敘述,但那從無到有,將詩句化為改編的文本,並從詩的意象中抽取可以成為影像、放入聲音,讓詩、讓電影、讓影像化的字句成為脫胎原作,卻又是另一種嶄新的,可以與詩作本身互相輝映、襯托的影片。

作為有幸看到採訪、看到為詩轉譯為電影的過程紀錄,不得不說,確實很期待看到成品,更別說內容附上關於電影的截圖,更叫人好奇,究竟詩如何成為一部詩電影。

懷抱著高漲的好奇心,我如此雀躍地期盼看見成品的那天。

◆結論

等待是值得的,花費時間投稿的努力更是如此。

雖然不知道日後是否還有機會被收錄於紙本中,但持續創作,持續讓自己微薄的才能像花與葉般盡力綻放,則是在放棄之前,必須持續堅持的事。

特別是在看見還有許多人為詩、為詩刊付出心血時,又怎麼不叫人熱血沸騰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