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速你的進展,讓你的發展能夠快速通關

提醒我們一些應該注意、應該著手

卻未曾注意,與從未想過的事項

雖然不是做了,就能立即擁有效果

但作為指引,這確實給了我們很好的方向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●第二曲線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成功或許有意外、有幸運的成分

但成功這件事,絕不只有意外和幸運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就像歐陽老師,在此章分享他的第二曲線

可以發現,無論是桌遊、故事還是爆文

他會摘下成功的果實,甚至走上更寬廣的道路

絕非僥倖,而是他做得比別人多

設想的比別人深,更重要的是

不僅僅專精,並且還多元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也就是說在專精之餘,不是只守著一條路

而是在這條路上,慢慢地開闢另一條路

確保自己不僅始終有戰場可上,還是該戰場

數一數二的領頭者,如此一來

便能在困境到來以前,提早因應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●關於節省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節省是好事,但如果過度的執著節省

執著到為了省一點小錢、小事情

小時間,卻錯過更有價值的人

有價值的景色,那樣的節省是好事嗎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讓我想到,剛開始有機車時

每次出門,總是為了節省停車費

寧願花費更多的時間,找免費的停車格

或乾脆僥倖的,與其他機車一起違規

認為只是暫停一下,不會有事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直到為了找停車格,差點遲到

直到因為違規停車被拖吊,得花更多的錢

終於明白節省是好事,但有些錢就是省不得

就是該花,才不會換來更大的代價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又如同書中所舉電影的例子,哪怕已很少去電影院

但過影音平台觀看的電影,有時候也會因為已經觀看

就算在欣賞途中,感到不值得繼續看

卻因為持續的勉強收看,反而在看完後

覺得空虛,覺得不該浪費時間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由此省思,節省的確是好事

但不是每次的節省,都是必須

都是得堅持到底,不容調整的價值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●模仿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要害怕找不到,甚至失去的特色

只要模仿的高手越多,接著為之融合

那麼所謂的特色,便會水到渠成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使我想到,雖然現在的我有時會被說幽默

說好笑,以及被認為是個有趣的人

但我是一開始就這樣的嗎?當然不是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而是當我重新開始書寫,重新想要引人注意

獲得他人的主動交流時,我開始看一些有關說話的影片

尤其是那種會引人發笑的、讓聽者深感幽默的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接下來,雖然只是在網路、在直播中與人互動

但我開始嘗試、開始模仿有趣的人的思維

以自嘲為主,慢慢地提升幽默的可能性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當然必須承認的是,我並非很有梗的人

生活也絕非豐富,更稱不上有趣

但藉由模仿,我找到了「偷梗」的概念

這不是要你複製貼上,而是要你在他人的字句

他人的發文、他人的直播中

找到可以切入,轉化為幽默的點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樣一來,不敢說自己做得很成功

也不敢說自己,絕對是反應極佳的幽默者

可透過這樣的模仿、這樣的實踐

漸漸地我也變成,偶爾被說是幽默的人時

那種心靈上的滿足,著實令我著迷啊!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●運氣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屬於命的、天生使然的條件

也許已經無法撼動,無法重新回到投胎之刻

重新選擇,一個更好的家庭

更健康的身體,或者乾脆地說

可以贏在人生起跑點上,大幅領先他人的命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但屬於運氣的,藉由閱讀此一章節

可以了解到,就算看似虛無飄渺

難以捉摸,只能依賴機率的好運氣

也有某些部分,是可以透過我們自己

親自創造,不再渴求老天垂憐的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如同書中提到的開放心態、外向熱情

以及是否想創造好運,都極為重要的情緒穩定

都是我們不需要求神拜佛、虔誠祈禱便能做到的事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所以,好運真的能夠由自己創造嗎?

我不確定,但我願意從讀完這章之後

由那三項重點,開始練習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●出書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是因為版稅,也不是為了獲得什麼利益

對於想出書這件事,更貼近自己的其實是圓夢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但你說可以完全不談錢嗎?

當然不可能,尤其談錢並不庸俗

只要我們對於金錢的取得,並非旁門左道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更何況,若出書也能成為這章所說

不管是有價名片、被動收入

以及更加崇高的積福厚德,無論哪一點

其實都是讓出書這件事,變得更加吸引人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●錯覺資產

讀完這一章,我驚覺一個問題

那便是在其他人的眼中:「我是什麼樣的人?」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也就是除了上面提到的幽默外,我還有什麼

被認為的形象?被貼上的標籤足以作為我的資產?

一想到這個,我忽然覺得在期待個體崛起前

也許我該思考的是,我創造了什麼形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