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想就這樣替自己的人生劃下句點,多希望世界末日能夠來臨,讓大家都可以同歸於盡。

/

持續往下看著劇情,依然厭世,依然被困住,依然在滿滿的抱怨,滿滿的爭執之中,疲憊地過著,像是時間凝滯,總是反覆的一天,沒有重點,沒有快樂的事。

/

只是重複,只是必須在生活、在職場上,端上合適的態度與笑容,強迫格格不入,可說有些特立獨行的自己,努力地融入團體之中,避免真的被他人拋下,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孤行者。

/

看著這些角色,無論是面對家人、面對友人,那種連珠炮似的埋怨,或是接連不斷的爭吵,我不禁會想,是不是因為被困住,因為對一無是處的自己感到厭煩,卻又必須活著,所以滿腔的怒火,只能透過這些爭吵,消耗。

/

不斷地消耗,接此換來,還能在生活、在職場上維持正常、維持遵守本分的一面,而不至於讓情緒徹底壓垮理智,做出憾事的人。

/

可是,還是想要掙脫、還是想要快樂、想要幸福、想要愛與被愛、被崇拜,想要一顆長久以來極度匱乏的心,能夠被某個誰溫柔的陪伴、溫柔的盛接、溫柔的填滿。

/

不再有傷害,不再烏雲密布,不再因為重複又重複的勞動感到累,哪怕日常,哪怕平凡,也沒有關係,只要陽光能夠露臉、能夠普照、能夠給予適度的溫暖,而不是困境般的悶熱,那就夠了。

/

無奈的是,所能做的,依舊是待在原地,依舊是庸庸碌碌不斷地逼自己撐住、逼自己一再勞動、逼自己就算在疲倦、在匱乏也得端出符合禮儀的笑容,持續上演一場明明不開心,卻得假裝沒事的劇碼。

/

這就是所謂的人生吧!

/

無論多想畫下句點,無論多麼期待世界末日,無論每一次的抱怨與爭執,都不能改變什麼,但就是這麼走過,一條漫漫長,沒有光,沒有燦爛的人生路。

/

彷彿處在另一個世界般,相較於快樂的、幸福的,得到愛,住在好地方,擁有著體面的工作,過上還算富裕、還算光鮮亮麗,甚至有著目標及夢想的人們,反觀自己,那太過遙遠的差距,如同一場諷刺的笑話,於每日早晨醒來時,刺眼的提醒自己。

/

找不到出口,也沒辦法放下一切出走,無力地生存於一個沒有終點的迴圈中,維持生命的基本機能,接著,繼續度過不算日子的日子。

/

更遑論未來,連當下的狀態,都不能安好、不能幸福、不能快樂、不能愛時,又怎麼去想像、去好好計畫,只為了一個充滿不確定,只散發著陰翳的未來呢?

/

不知道未來的劇情如何,但截至目前為止,那真實、那頹喪與厭世感,都讓人不禁地陷入其中,久久,無法自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