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會有答案的

當東昔與玉冬這對母子的心結

橫跨了好幾集去演繹

去累積兩個人那種

明明在意對方

卻絕口不說愛、不說抱歉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甚至是一方總是帶著滿腔怒火

總是破口大罵,總是想在

那個他充滿恨意的母親口中

可以得到長久以來

為何會被忽略、被責罵、被懲罰

連新家庭的兄弟毆打他時

也選擇沉默

選擇假裝一切沒事的原因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而一方則是持續地保持不語

持續將愛、將所有應該解釋的答案

放在心中

只是一再地要求

一再地希望兒子幫他做些什麼

甚至在生病後

所想要完成的事

依舊是要求兒子去做他不願意的事時

必須承認,我是很難理解的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然而,也是因為那件事

才讓我看見

儘管玉冬從未對冬昔說愛與抱歉

但她都看在眼裡並且感到不捨

否則,不會冬昔繼父的祭拜日那天

將所有積累的情緒及話語

一鼓作氣地爆發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也是在那個時候

或許只是我個人的解讀

但相較於聽到母親生病

態度仍不見明顯軟化

並且在玉冬的期望與要求下

為了完成事情而一路開車的過程中

始終張揚著怒火及厭煩的冬昔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在親眼看到平日總是寡言的母親

一連串的反駁及抵抗後

雖然玉冬依舊沒有說明為何冷漠

為何冷眼旁觀

使自己一路以來的人生

那麼辛苦那麼痛

背負那麼多糾結的疑惑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但似乎都不再那麼重要的

在母親難得發火之後

東昔的態度不僅明顯變軟

不再像刺蝟張開一身的刺

只為了讓母親難堪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更多時候就算嘴巴抱怨

可他對待母親的行為

卻是那麼溫柔

那麼將母親細心的照顧

並且,一次次地詢問母親

是否還有想要完成的願望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於是他們去了一個又一個地方

於是他們說了許多不曾好好說過的話

於是彷彿彌補多年缺憾似的

這趟在更後來的時間

才知道是「最後」旅程的時光

東昔與玉冬這對母子

終於有了爭吵以外的回憶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也是這個時候

我們才會看到東昔多麼善良

多麼好的一個人

只是在長期得不到愛

又總是遭遇失望及傷害的情況下

不得不將自己武裝

讓脾氣又是尖銳又是暴躁

以隱藏自己是多麼渴望愛

多麼脆弱的本質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正因如此

雖然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

但看他們母子從劍拔弩張的相處

轉變為在離別時刻到來以前

相互陪伴完成一些事的母子情

確實讓人產生又是揪心又是感動的情緒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所以解答不再重要了

即使理智上還是很想要知道

為何玉冬要這樣對待自己

僅存的唯一的兒子

但比起一定得要有個答案

他們最後的和解之旅

才是必須且動容的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樣的表現

或許是是為了傳達出

玉冬也不知道如何解釋

為何她會做出如此傷害的行為

更或許是要傳達出

這世界上有些事情遠比答案重要

譬如愛、譬如相伴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特別是冬昔為了母親爬山

為了母親拍下風景

及影片的行為

種種的言語

種種的怨恨與不滿

都於那一瞬間灰飛煙散

只剩下東昔看似簡單

卻也最能表達愛意的願望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縱然沒有實現的機會了

縱然現實的殘酷讓他們在和解不久後

便面臨永遠的離別

可至少在最後

東昔對於母親玉冬不再是懷著恨意

而是像個孩子般地抱著母親大哭一場時

長久以來的武裝

終於卸下,終於承認自己

是個多麼需要母親陪伴的孩子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想

還有時間陪母親說說話

做些日常事的我們有多麼幸福

多麼該值得好好把握住這段時光…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