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遠不要輕忽一個人的惡,也永遠不要認為,每一個人都值得反覆地給予改過的機會,哪怕她/他只是個孩子,犯罪,終究是犯罪。

/

觀看這部戲的過程,其實心情與想法是數度呈現矛盾狀態的,一方面對於那些從小得不到關愛、遭受暴力、面對霸凌,甚至被大人們的私慾所影響,進而做出傷害他人,只為求得關注與理解的行為,感到心疼。

/

一方面又對於一些將法律視為玩物,將年紀當作保護的犯罪者,當他們站上法庭,那種在審判前假裝認錯的姿態,以及得知輕判後所露出的輕浮、勝利般的笑容,著實令人看得憤怒,也讓人開始思考:「法律,究竟是為何存在?」

/

雖然很多案件的發生,無論犯罪者是否為青少年,都有其可以探究的背景因素,與需要人們關懷的部分,然而,可以只因為年紀,便把處罰的刑度減輕嗎?觀劇過程,我不斷思考這個問題。

/

當然,這並不是說一定要嚴刑峻法才行,可要是法律所帶來的效果不能使犯罪者檢討,產生的改過向善的提醒,反而變成視法律為無物,而自己的年齡可以做為肆意犯罪的保護傘時,那麼,輕易的輕判,會是最好的選擇嗎?

/

特別是,當受害者因為犯罪者的關係,有了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傷害、陰影、恐懼,甚至失去生命,導致一個家庭分崩離析時,那這些無辜的受害者,所受的的心碎、悲痛、淚水,以及公道,又有誰能替他們伸張正義呢?

/

這不禁使我想到,之前看《我們與惡的距離時》,總會有許多角度是對加害者,以及加害者的家庭著想,或是更進一步地想要探究其中的原因。

/

但……少年法庭給我們看見的是,有些惡,真的就是純粹的、泯滅人性的,絲毫不把他人放在眼裡或傷害、或脅迫、或暴力、或毆打、或性侵、或賣淫、或剝奪一條無辜生命的惡,並且,在法律輕判之後,不是選擇悔改,而是食髓知味,進一步犯下更多、更大的罪。

/

「沒有誰不是加害者」,無論是體制,以及犯罪者的家庭,雖然不是沒有角色在受到懲罰後選擇改過向善,可終究是少數的結果,也讓我不免地思考,如果只因為年紀輕,只因為一心認為犯罪者會改過,所以必須機會,必須與成人犯罪所遭遇的刑責有所分別,到底正不正確?

/

這不是說只要犯罪,就得從重量刑,就得剝奪他們改過向善的可能,但如果在得到二次機會後,卻依然不肯悔改,反倒變本加厲,那是否還要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給予機會呢?

/

或者說,若這些人可以得到三次、四次,以至於更多的機會,讓誰來安撫受害者,誰來給他們不用遭遇傷害的機會呢?

/

如果愛無等差,那是否犯罪也該無等差的一視同仁,賦予同樣的行刑標準呢?若不行,那是否在給予二次機會後,若在有下一次犯罪,就不要輕易地依輕判,而是讓犯罪者受到應有的懲罰呢?

/

答案,因人而異,只不過當犯罪手段、犯罪的殘忍,不再因為年紀輕而有所分別時,抑或當刑罰給予的懲戒太過輕微,不足以導正其行為時,也許該思考的是,機會並非不能給予,但面對重複犯罪的人,是否不該在如此輕放呢?

/

畢竟,沒有誰應該淪為受害者,若加害者在得到二次機會,卻不懂得珍惜時,那麼比起他們的未來,或許更該看重的是減低受害者出現的可能吧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