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,才是真正的存在,因為存在的人、事或物,總是容易習慣,習慣帶來忽略,導致忘了好好對待、好好珍惜、好好記憶。

/

唯有消失,才能化作悔恨、化作思念,化作不經意間,會想起的片段,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刻,腦海就像重播的電影,不斷回放,歲月也沖刷不掉的曾經。

/

沒有故事會停在原地,正如太陽下沒有新鮮事的定律,所有人、所有情感,都會在時間的長河中產生質變,或爭執、或分離、或傷害、或淡忘、或刻骨銘心、或更珍惜緊密,不論何種形式,「變動」始終是生命必須的問題。

/

至於傷害,對於不是當事人的他者來說,就只是一個事件、一個茶餘飯後的話題、一個時間一長便漸漸遺忘的事情。

/

可對於當事人來說,身體的傷疤會癒合,但心理的傷痕呢?無論是選擇冷淡、選擇以自己構築的泡泡圍住自己、保護自己,還是毅然決難,選擇以離開的方式,控訴長久累積的不滿與壓抑,對於被傷害的人而言,放下抑或坦然與否,終究不是旁觀者所能決定。

/

正如這部戲,所呼應的歷史曾發生過的事般,就算時間往前走、就算時代在進步、就算許多人已經逝去,而現在的情況也不若以往,但該被記憶、該被敘述、該被保留下來,作為借鏡與警惕的,就不能消失、飄散於歷史的長河中。

/

只有這樣,才得以盡量減少我們,以及之後的人,重複過去的錯誤,讓不該重演的悲劇,再次上演。

/

接下來,則是關於99樓的意象,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,可對我來說:「99樓」的存在,不僅是一種魔術般的奇幻、烏托邦似的理想,更是一種以死亡作為交換,換來對這辛苦、無奈、磨難、遍地傷疤的人生的解脫。

/

雖然,小不點選擇回到現實的世界中,繼續長大、繼續面對成長過程中可能會遇到的喜怒哀樂,但我不禁會想,如果是我,我會選擇回到現實生活?或是留在99樓的世界,不再感受悲歡離合,抵達真正的自由?

/

或者,如果我真的去了「99樓」,除了爸媽,會有人傷心?會有人記得我嗎?如果會,我會以什麼模樣留在他人的腦中?如果不會,我又會以多快的速度被遺忘呢?

/

沒有答案,如同這部戲,也如同真實的人生不會也正確的解答般,只能不斷的往前走、往前嘗試,剩下的就交給時間、交給命運,看這段旅程,將會帶我們到達什麼樣的彼岸。

/

回到這部戲,從第一集的懵懵懂懂,到第10集的前後呼應,情感的飽滿,串起了整部戲的片段,讓餘韻綿長,也讓人省思戲劇之後,我們如何面對失去的人事物,以及如何珍惜現在的種種?

/

畢竟,人生不是戲劇,沒有魔術,也不會回到過去,既然如此,怎麼把握當下,降低遺憾的可能性,便成了活著必須重視的課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