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更接受過去了嗎?我有更接納這個生病、缺陷的自己了嗎?我有更喜歡現在的我了嗎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我想,相較於漫長、反覆住院的事件;相較於局部、全麻手術的疼痛的當下,現在的我,確實不像過去那麼黑暗、那麼負面、那麼對這世界、對任何人都充滿恨意、充滿想要傷害、想要毀滅他人幸福的想法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但必須承認的是,每當我對於他人的人生進展,以及成績,產生羨慕,產生只有自己遠遠落後於他人的想法,以及情緒時,我便會再次落入,如果我不曾經歷過去那些事情,如果我不因為那些事情,成為一個處處受到限制的人,是不是我,便不會這麼魯、這麼的沒用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或者說,是不是我就算不追求豐盛的成績,不成為一顆他人眼中閃耀的星星,但也能擁有一個平凡,並且幸福的生活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需要功成名就,只要身體健康,有個溫飽的工作,甚至在情感上,也能不因為身體的病痛、缺陷,而有個不必害怕造成他人困擾的對象時,是不是那樣的我,就能比現在的我,更加的快樂?更加地接近幸福的模樣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沒有答案,沒有一個誰,能真正解答我的疑惑,於是,我只能在每一次遭遇困境時,不斷地落入,責怪過去、厭惡過去的情緒,甚至想著,如果那些住院、那些手術的經歷,我能獲得失敗的結果,幸運的提早登出人生,是不是我就不用一直與生活、與失落的情緒搏鬥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然而,儘管有這麼多的不好,但透過此次的閱讀與書寫,卻也不禁讓我開始思考,在漫長的病痛、多次的手術,與成為缺陷者的現在,我真的沒有因為這些而獲得什麼嗎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樣一想,我便想到,我之所以會開始寫詩,便是因為生病,因為情緒的黑暗,超出自已所能負荷的程度,而急需有個出口時,我開始讀詩,接著開始寫詩,彷彿被什麼擊中一般,我就突然開始了新詩的創作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即便直到現在,我仍未因為寫詩,而獲得什麼值得說嘴的獎項,也沒有遇見得以出版的機會,但漸漸受到一些人肯定的結果,確實也是令我感到開心的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再者,我也因為那樣的過去,重新拾起閱讀、拾起書寫這件事,並在加入社團之後,慢慢遇到願意認同我、讚賞我的友伴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緊接著,不只是在網路上的交流,更多了很多,過去的我絕對不會預料到,但確實發生好多次的實體聚會,讓我貧瘠、充滿限制的生活,也多了很多足以回味,佈滿笑容的記憶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更重要的是,原本很宅的我,在因緣際會下的向外走,並且還遇見了一群喜歡騎車出遊的友人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因為有他們的邀約、有他們熱心安排的行程,才讓我可以收穫許多,以前不曾想過會造訪的地方、會採集的景色,以及每一次出遊後,心滿意足的回憶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由此觀之,也許生病、也許缺陷這些事,對我造成了莫大的傷害,使我對於很多人事物,都抱持悲觀、退縮的想法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可藉由新詩、閱讀、書寫以及騎車出遊,卻也使人際關係極為被動,害怕造成他人困擾的我,有了許許多多豐盛的經歷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樣想來,或許我的人生,不全然都壞事,對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