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鮭魚之亂談起,關於眼見,關於接受到的訊息、畫面,以及其他人的言論,究竟要一味的相信,還是歷經解讀、歷經抽絲剝繭後再下定論,我想,答案不言而喻。

然而,難就難在,很多時候我們明明只知道一些片段資訊,也理解言論可以救人,也可以殺人,可當有事情發生,而眾家媒體新聞、網路評論都處於一片混亂時,忍不住地站在某個立場,加入某個陣營,進而以同仇敵愾的氣勢,將銳利的文字劃向當事人,似乎成了絕大多數人會做,亦必然這樣做的事。

尤其在舉著言論自由大旗的保護下,更使得許多人在事情尚未明朗,身處風暴的當事者也尚未確定是對事是錯,便有諸多未審先判的言詞、指責、以及洶湧而至的批評時,或許,藉由這一課的閱讀,我們該學習,也該提醒自己的事,在這網路如此便利的時代,我們- -皆有可能成為一名加害者。

如同饒舌歌手小人的那首〈兇手不只一個〉,就算我們不是真正對受害者造成傷害的加害者,可那些看似不經意的批判、嘲諷般的文字、自以為正義的言論,甚至獵巫般的抖出相關資訊,讓極為隱私的部分也詔告天下時,我們- -又何嘗不是兇手?何嘗不是沒殺人的殺人犯?

正因如此,關於這一課,我認為什麼都能忘,唯一要記得,也必須時時警惕自己的是,在我們想要大放厥詞、肆意言談,以自由之名發表意見時,要先思考,是否已經明白事情的脈絡?是否已經正確掌握事情的面貌?是否已經確定事情的真相?是否於結果尚未揭露前,便以未審先判?

才不會讓這一課,所舉的例子一再發生,荒謬的演變一再上演,抑或更進一步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(想想有多少自殺的新聞,是因為受不了言語霸凌而出現的憾事),沒有人可以絕對的論斷他人,如果我們不想被如此抹黑、如此批判與訕笑,那麼,也請不要如此對待他人。

再者,除了避免憾事之外,也是為了使自己從容易盲從、容易追隨他人言論,不管是非對錯,只問立場事件是否與自己氣味相投,以及能不能引起自己的興趣,而非對於真相的探求時,成為被聳動標題欺騙、點閱、以及忍不住胡亂說話的留言,不過是必然的結果。

換句話說,當我們想檢討媒體,總是不求證清楚便加油添醋、煞有其事的報導時,也該檢討自己是不是助長此一行為的推手,只因羅馬絕非一天造成,媒體雖然要負起很大的責任,可若不是有我們看好戲的嗜血心態,又怎麼會提升收視率、點擊率,使媒體獲利進而食髓知味,往更重口味、更腥羶色的方向墮落呢?

任何事的發生必有其原因,所以就算不能立刻遏阻這樣的風氣,但至少能從要求自己做起,使自己可以如文仁老師所述:「不再輕易妄下斷言,讓自己成為謠言的推波助瀾者」,便是好的開始、好的轉變了。

以上,便是我對於這一堂課的心得分享,謝謝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