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是從小便因身體不好的關係,時常進出醫院,也經歷過一些手術,在身上留下為數不少、大小不一的疤痕。

甚至也跟家人聊過,如果出生後的第一個手術,選擇順從醫生的建議放棄,是不是現在的自己,就不用這麼辛苦?又或者,後來所遭遇的那些手術,只要有一次的失敗,也可以讓家人和自己在這場無止盡的折磨中,得到解放的自由?

沒有答案,儘管我總認為:「死亡,才是最好的解脫」,但事實是,歷經多次的治療與手術,就算有令自己極為自卑的缺陷,卻也還是活下來下了。所以,如何在徹底絕望,決定與其等到生命自然終結那天,不如先鼓起勇氣畫下句點以前,好好活著,便成了自己不斷思考,一再自我辯證的課題。

雖然對於夢想、對於曾有的豪情壯志,已在這樣的生命經驗中消耗殆盡,對於未來也不再抱持的樂觀的期望,卻也因為很靠近死亡,加上生命有太多無法掌握之事的無奈,反倒使我狠狠想過好每一天,很想做好自己可以做好的,少數幾件事。

這一信念,歷經一段渾渾噩噩、極為頹廢的日子,領悟不管我有再大的憤恨、不滿、厭世作祟,但只要沒有勇氣自我了斷,只要還活著,就得過著最基本的人模人樣,進而重拾閱讀及書寫時,便完全體現出此一想法。

像是無奈、像是憤怒、像是控訴,像是想在充滿不公平的際遇,充滿束縛的生活中,找到少數幾件可以做、可以掌握、可以無視身體因素的事時,更加投入其中,並期盼這樣的投入,能為自己帶來一些成果,藉此說服自己,能撐過諸多手術活下來這件事,絕非毫無意義。

當然,這不是說一定要:「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」才行,只是若連一點成就也沒有,而自己經歷這些純粹是命運、是神(若真有神的存在)要我感受痛苦,感受死不了,只能活著的無奈與種種限制,那的確太殘酷了,不是嗎?

正因如此,對於未來的發展,懷抱較為悲觀、較為不期待、不把希望置入其中的作法,也許是我唯一,可以持續生存的方式。

至於,所謂的墓誌銘,要是可以能夠選擇,我想,我會留下這一段:「嘿,恭喜你擺脫缺陷與束縛,獲得真正的自由了」,藉此使這段充斥輸、充斥病痛,被剝奪選擇權的一生,有這唯一一場暢快勝利的「勝利宣言」!

以上,便是我對於這一課的心得分享,感謝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