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這一課的同時,很巧地,正在閱讀的另一本書,就是祁立峰老師的《亂世生存遊戲:從三國英雄到六朝文青都得面對的闖關人生》。

雖然在書寫這篇心得的當下,亂世生存這本書尚未閱讀完畢,但透過文仁老師精闢的提點,確實也讓我想到可以試著寫些什麼。

無論六朝,或是現今,面對所謂的亂世,都會表現出充滿無力感的「厭世」,以及在這樣的「厭世」中依然努力活著、努力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處。

那樣的姿態,放在古人身上,其所外露的狂,甚至為了生存做出的種種拋下傳統士大夫形象的行為,以及總是「文以載道」的風骨,在六朝這個亂世中蕩然無存時,不免會讓人「嚇到吃手手」。

然而,仔細一想,適逢亂世,連有沒有未來可言的殘酷,如夢魘般時時跟隨、時時困住自己,而所有的努力、拚搏,都可能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,甚至連性命都不保持,如何維持生存才是重點時,是否優雅、是否風骨、是否有著: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的精神,已不再重要。

只因為,當自身的性命、自身的溫飽、自身所處的政治、國家、君王朝代,都顯現著動盪不安時,天下百姓之安危,或者說傳統讀書人的使命,又有什麼重要呢?

但也是因為這樣的動盪、這樣的亂世,使我們看見,原來活在現代的我們,所表現出的厭世,感受到的無奈與無力,以及所衍伸出的:「佛系」並不是錯誤,只是一種不得不的選擇。

以活著的方式,面對這充滿消極、挫折、灰暗,人生始終看不見希望的時代,也因為如此,才使我們看見,原來在生存面前,人人平等。

因為不管是稱之為「魯蛇」的我們,還是那些印象中被奉在神壇上的古人,當生逢亂世之時,其所表現的掙扎、反抗、狂放、頹喪,甚至是為了官場順遂的拍馬屁,無非都是都自己可以繼續「活著」罷了!

所以,與其要論斷這些行為是對是錯,還是全盤否定,或許在讀完這一課,以及亂世生存之書後,可以更寬恕的心態看待那些古人,抑或現在的我們。

畢竟不管時代再壞、人生在「賭爛」,對於命運也有許多「幹譙」的憤恨,卻仍然努力活著的我們,又何嘗不是種勇敢與美麗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