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套六本,其實大部分的內容,如今已經忘得差不多,僅剩下一些模糊的片段,但透過這一課,以及其他寫作書籍閱讀的經驗,讓我更確認的事,人,是喜愛故事的人。

之所以會這麼說,是因為如果我們將寓言故事拆解,拿掉人物與情節,只保留其中想傳遞的意涵,便會發現寓言故事的存在,如同文仁老師所說:「有濃厚的道德教訓或醒世的智慧,讓我們得以見微知著」。

很久沒有讀寓言了,但讀完這一課,又不禁想起那套,為自己建立閱讀習慣起點的《伊索寓言》。

那麼,既然都是要傳遞些道理、傳遞些觀念,讓人可以建立一些符合社會,餅且幫助行為可以符合律法道德,為何不直接說,而是還得如此麻煩地以故事的手段進行呢?

我想,那是因為比起冷冰冰的教條,無聊又嚴肅的宣導,背誦式的教法,耳提面命的碎念,以故事作為承載理念的作法,不僅可以引起受教者的興趣,大幅降低反抗的情緒。

接著,在不知不覺中,除了把想要傳遞的訊息,可以完整傳達以外,甚至還能進一步地引發思考、引發探討,讓教導方與受教方可以打破彼此間的藩籬,有了更深的交流與互動。

再加上,適逢這個自媒體盛行的時代,若能學會以寓言、以故事的手法,表達想說的話、想說的理念,甚至是應用於行銷、廣告上,都遠比教條式的宣讀,還要來的有效益。

更何況,就算從閱讀、從娛樂的角度視之,寓言、故事的存在,不僅能增加閱讀的意願(如同我),也能因為不同的故事,產生不同的樂趣。

正因如此,當我讀到文仁老師有開設一門:「寓言與人生」的課程時,不禁羨慕,能上到此課程的學生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