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到打工經驗,雖然不算特別,但就來說說,過去曾在媽媽麵攤幫忙的往事。

之前曾提及,自己的學習能力不算好,連帶地口語表達也表現得極差,但之所以這樣,除了不擅學習外,主要還是自己屬於內向人,無法輕易,甚至對於和陌生人交談這件事,感到極為困難,也不知道怎麼突破。

直到媽媽決定開麵攤,而身為長子的我儘管心裡有千百個不願意,卻還是被強迫著要幫忙時,無法逃避的現實,就是我只能硬著頭皮,去做這件使自己備感痛苦的事。

然而,不擅表達的內向,加上學習能力緩慢,使我在一開始無論是幫忙煮麵、切滷菜,以及招呼客人,學會應對這些事,如同夢魘一般,每次只要去麵攤,便會覺得度日如年,不知如何是好。

更別說,家的位置位於鄉下,麵攤又是在村內大廟的空地上開設,來來往往許多形形色色的人,總讓我抓不到一套可以面對客人的方式,尤其是,遇到喝酒醉的客人時,更會直接處於腦袋「當機」的狀態,只能依賴媽媽的解圍。

但不知道是媽媽突發奇想,還是心臟太過大顆,或是認為唯有如此的震撼教育,才能使我不再那麼依賴,能盡快作業與應對,在某一天周末,媽媽連逃避、連拒絕的機會都不給,便說她要去參加喜宴,麵攤就交給我了。

一瞬間,腦中轟然作響,這晴天霹靂的消息,使我的腦海冒出諸如:「煮麵的動作不僅太慢,還會做錯」、「不耐久候的客人破口大罵」、「不擅長表達的我,面對客人會不知如何是好」……等,各種會失敗、會搞砸的想法。

宛如一陣風,沒有商量的餘地,也沒有不如麵攤提早收攤的選項,媽媽就在中午客人正多的時候,毅然決然前往喜宴之處,獨留我空守麵攤,面對這巨大的、未知的挑戰。

也許人真正有所潛力存在吧,當我認清媽媽並非開玩笑,且真的這樣做的時候,客人已經一個接著一個來,而我連擔心、恐懼的時間都沒有,便在繁忙的午間時刻,完成一個個客人的需求。

後來,究竟是怎麼結束的?媽媽是何時回到麵攤的?自己到底做得好不好?必須坦白說,我已沒有印象,只知道經過那次的震撼教育後,不管是煮麵、是面對客人,我已不再那麼害怕,也可以更有勇氣地去做了。

於是,從那一天開始,不敢說自己成長為很會口語表達,以及完全轉變成外向的人,但至少有顯著的進步這一點,我是肯定的。

只不過,現在回憶起當時的那段經歷,還是不免覺得,媽媽完全不擔心客人反應的行為,實在太過瘋狂,真不曉得,她當時哪來的勇氣這麼做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