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續幽默段子那篇

所提到的金句

:「幽默感是一種對應痛苦的方法」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禁想到自己

曾在個人臉書上

分享過一些關於醫院

關於住院時的小趣事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老實說,那真的有趣嗎?

無論是當時,還是現在

我想,只要有關醫院

有關病痛與治療

以及那些手術的過往

絕對稱不上是一件有趣的事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然而,如同那句金句所說的一樣

為了持續面對與病痛共處

與醫院相依為命

並得將藥物視作食物的生活

在不得不的情況下

只能以自嘲的、好笑的角度

去看待充滿折磨的這些事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換句話說,並非那些事有趣

也不是自己真的有幽默感

只是遇到了這些事

若不想方設法地從中找到

相對有趣的部份

對於這樣的人生、這樣的命運

這樣長久以來的折磨

真的很難讓人堅持一天過一天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因此,就像是創作新詩一樣

對於幽默感或者說話好笑這件事

如果可以我寧願是一個不會創作

也毫無幽默感的枯燥之人

只要能夠健康、能夠平凡的活著

而不是得經歷

抑或持續這些苦痛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只不過那都是不可能的事了

即使我總是疑惑著

為何是自己要學會看開

學會接受甚至得愛上這樣的自己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但沒有答案的現實

讓我只能繼續練習以幽默的方式

繼續這個根本不有趣的人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