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僅是許多書

就連照顧過我的護理師們

也都說過好好對待身體

不要專注失去的缺陷

以及相較於健康的他人來說

自己所不能的部分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而是要想想自己還擁有什麼

哪怕不容易

依然要努力練習

努力抱持著正向的信念

相信自己就算有著病痛

仍舊可以活出屬於自己的精彩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可否認

這些道理我都知道

也一直希望自己能做到如此

但不管我怎麼閱讀

怎麼書寫、怎麼試著建立

正向與樂觀的想法

總是會敗在去醫院的時候

或者看見他人能夠輕易做到

輕易享受我被剝奪的事物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譬如出國,不像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

我的情況是若沒有疫情的發生

也不能去體驗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

無論我後來的生活

後來的經濟能力是否得以支撐

對我來說,想出國走走

好讓自己可以增廣見聞

做到一些書所謂的不要留白

不要後悔沒出去開開眼界這件事

終究是天方夜譚

不屬於我的事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譬如大吃大喝,在心情不好想或慶祝時

我必須注意自己的攝取的量

必須拉住想要爽快品嘗的想法

斤斤計較所能吃的分量

(這時,不免想到好多年沒吃過粽子了)

並且還要注意其中

是否有自己不能吃的食物

更別說現在還必須因為控制體重

只能長期性的一餐不吃時

我不是不想,也不是不會餓

但我所能做的不過是忍耐

不過是無奈的接受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譬如飲酒,不像他人是為了健康

又或者,在情緒低落需要酒精

和歡快的聚會需要暢飲

抑或只是想給自己一個悠閒的

極有品味的時光

以及天氣炎熱想藉此消暑

無論什麼原因

至少都不是不能飲酒的狀態

這樣的限制使得我每每看到他人品嘗

他人暢飲時,除了羨慕

更多的則是對於自身情況的憤怒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譬如運動,想要減肥也好

想要維持體態也罷

有時甚至想要休息、想要偷懶

想要偶爾的不運動也無妨

但我卻不行

關於運動我沒有選擇不行動的權利

只因為運動對我而言

並不是為了減肥或維持體態

僅僅是降低去醫院時

可能發生不舒服的機率時

有時疲倦便會像看不見陽光

陰雨綿綿的天氣

感到莫名的無力及低落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譬如當別人可以過著平常

平凡的生活

並在一定的歲數中

擁有一定的成績

享受一定的自由時

我卻被迫花費大把時間

困在醫院賴以為生

持續看著滿是缺陷的自己

持續接收著強烈的被剝奪感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更別說我不是沒有慾望

不是沒有夢

沒有想完成的事

想經歷的體驗

但如此殘酷的生命

在我享受這些時

便讓我毫無抵抗、毫無選擇權的

根除一切可能性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於是,即使我多麼想振作

又如何受到護理師們的鼓勵

以及想練習不專注失去的

缺陷的與病痛的部分

也只是徒勞無功的掙扎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慶幸的是,儘管不能消除無奈的情緒

與負面的想法

但練習如廉美貞那樣試著累積

和收集微小的幸福及快樂

至少是足以給予自己一個

短暫忘懷且得以歇息的空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