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慢慢,我想與你分享我最近讀到的《老派少女購物路線》裡的一篇〈居家隔離式吃飯〉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讀著這篇,我不禁回想起,那段被迫宅在家的日子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/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我以為我是宅的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做為一個社恐人,在假日的時候窩居於住處,隔絕於熱鬧的人聲之外,不過是反覆播放的景色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每一個假日,我幾乎都在重複上一個假日的行為,像是躲在洞穴,躲避社交太過刺眼的日色,一個人,僅僅是一個人,消磨著假日時光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消磨著,在網路社群中,看著其他人都是一對、一群的綻放,並不覺得難過,只是覺得若有約就赴約,沒有也無妨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過是像往日一般,在閱讀、電影與追劇中,愜意的走過假日時間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並在假日迎來夜色時刻,保持運動,讓自己不只是蹲踞於住家,還懂得伸展身體,讓狹隘的空間,隨著汗水的開展,稍稍換來開闊的時候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/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既然是一個人,一個不懂得主動接近,不懂得與人搭話的人,理所當然,吃飯也是一個人的事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一個人,坐在外食店家的餐桌上,眼睛看著菜色與手機,耳朵卻貪婪的採集,他桌此起彼落的說話聲,彷彿這樣,便是其中的一員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彷彿我,在那吃飯的時刻,突破作繭自縛的膜,終於融入社會,融入人群之中,成為構成用餐畫面的一部分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再是孤獨的,不再是隔著一層冷冷的霜,而是有熱度,有真實感的坐在人間,感受人的溫度,原來可以帶來飽足感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即便我,仍是一個人吃飯,但坐在店家的座位上,我可以假裝,並非一個人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/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然而,當疫病襲來,奪走這片土地上的繁榮,只剩下一望無際的空蕩,我才明白,我其實是不想要那麼宅的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哪怕過去,我不會主動約人、不會頻繁的參加聚會,但偶爾為之的活動,還是讓我的宅,有了得以喘息的空間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也讓窩居太久的高溫,獲得足以降溫的放風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直到疫病覆蓋,驅趕街上的人只能躲在家裡,人與人之間的交流,也只能被層層的口罩隔開,再也找不到接觸的縫隙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我才明白,我還是想要與人互動,縱使我是那麼內向、那麼害怕跟他人說話的人,但被一扇門切斷聯繫,話語也被束縛太久之後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那顆原本害羞的心,竟也開始蠢蠢欲動,有了想要參與活動、參與聚會的欲望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/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再加上,連外食那種假裝融入人群的機會,都被徹底奪走,我才更深刻的理解,就算只能羨慕他桌,都是一對、一群人吃飯,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因為那代表著,至少能看見真實的人,聽見真實的聲音,儘管過去的我,都是邊吃飯邊配手機,不曾與他桌的人交談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但比起疫病時,只能在家吃飯,只能讓過於空曠的寂靜,吵得整間屋子都難以承受,人在店家的餐桌上,接受聲音不斷流動,仍是比較自由的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只是自由,在疫病之際徹底隱藏身體,任由人們如何盼望解禁的時刻,能夠提早到來,卻依然一天天,看不見好轉的跡象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/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直到我終於學會習慣,直到我快要忘了在外吃飯,偶爾參加聚會、活動是什麼感覺,疫病帶來的黑暗,才終於被陽光切開,找到突破口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沉睡的世界、安靜的人聲、停擺的活動、冷卻的交流,也因日照,漸漸活絡,漸漸讓這片土地,回到沒有疫病降臨的模樣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好似一切是夢,一場沉睡太久的夢,終於甦醒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/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回首那段被迫鎖在家的日子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若說我真的得到什麼啟發,那便是人,終究不能一個人,不能與世隔絕,還是得跟這個社會,產生聯繫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並在這樣的過程中,感受活著,而與相伴生活的宅,有時還是得打開門,走出住家才行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//////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你有多久沒有閱讀文學?有多久沒有試著寫信給另一個人呢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次我和 李慢慢的玩轉_故事課 推出了書信計劃,重溫閱讀文學與寫信的美好!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如果你對老派浪漫有興趣,邀請你一起來慢讀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