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的文章曾提及住院,以及提到扎針的情形,因此,在這一篇,就來說說關於住院的事吧!

提到住院,那其實是件很無聊的事,在沒有安排檢查、安排治療,甚至是等待手術來臨之前的時光,都是極為無趣、極為不安的,除了醫師巡房、護理師發放藥物,測量血壓時,會有短暫的交談,其餘的時刻,自己絕大多數只能安靜地待在病房、躺在病床上。

然而,即使是這樣極度無聊,極度充滿讓人想逃離,如一隻被關在籠子的鳥,渴求風、渴求自由一般的空間,也會有一些比較特別,宛如巨星般被圍繞、被注視的時候。

像是主治醫師帶著實習醫師來查房時,那至少兩人以上的關懷,以及詢問,都會使樸實無華的自己,瞬間提升了重要性。

但這還不是最能夠感受重要性的時刻,因為當輪班的護理師,帶著實習護理師進來病房,或發藥、或調整點滴、或重新扎針,團聚病床邊時,那種像清澈、湛藍的潮水般,湧向自己的親切與青春,都為這個窒息的空間,散放一些不一樣的,令人放鬆情緒的光彩。

不像正職護理師的迅速、俐落、準確,平靜地面對病人的痛,實習護理師的速度,則是慢了點,可卻也溫柔了點,而這樣的溫柔來到傷口換藥的場景時,更顯得特別。

只因那一小群年輕的、稚氣的實習護理師,雖然動作青澀,速度慢了點,可那小心翼翼,仔仔細細,盡量不弄痛病人的換藥模式,不會稱為享受,可至少會是住院時光中,相對愉悅的時光。

尤其是,當她們還能跟自己說上一兩句、談笑一小段話時,彷彿是身處寒冷的冬夜,始終尋不到光的行者,終於找到一處足以歇腳,躲避風雪的小屋,並且裡面有著合適、有著溫度正好的柴火,暖和身子。

慘白的、無奈的,一段日子以來總是待在低谷的心情,終於迎來短暫的花季,那裏有著一片晴朗的藍天,有著一地讓人充滿色彩,驅趕灰黑的花朵般,極踏實的欣喜,使心長出翅膀,暫時飛離,困在醫院的不耐。

可惜的是,這樣宛若巨星般,備受關懷與呵護的情況,在漫長的住院日中,也只會偶爾遇到,而不能成為常態。

儘管如此,對於當時住院的我,以及現在敲打此篇的我而言,都是一段值得記憶、值得以鍵盤敲打文字,成為紀錄的幸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