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開始,對於這樣的觀念

我也是覺得受用,覺得可以幫助自己的

只是陸陸續續,看了幾本關於正念

關於轉換心境的書以後,不知怎麼的

卻突然產生了,一種莫名的奇異感

不是很明顯,但就是有些刺

有些不舒服,讓自己不得不思考

不得不藉由敲打文字,釐清想法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再加上,昨晚看完直播後

突然地情緒下墜,而想法冒出很多

讓我開始,對於這樣的方式

這樣的觀念,有了一些問題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只因為,對於轉換心境的出發點

我雖然認同,可是必須使用「相對」的方法

卻使我在一次次練習中,感到疑惑

不禁思考起,這樣的做法到底是好還是壞?

就算立意良善,而初衷也是為了幫助

深陷低潮、苦難與病痛的人,可以重新站起

但必須區分大小,嚴重與否的方式

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嗎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以我舉例來說,我是有病痛、有缺陷

有苦難並且深陷其中,遲遲難以放下的

必須困在醫院,一生都無法逃走

可若與我住院時,看過的那些

或是只能躺在病床、或是依賴著儀器

或是失去意識僅剩呼吸、或是只能依靠他人翻身

依賴他人擦澡,依賴他人餵食罐裝營養品

種種情況,不可否認的是相較於這些人來說

我的情形,或許在旁人眼中

並不是絕境,也不會帶來末日

更不是足以選擇,提早邁向終點的事情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正如那些對我打氣的醫生,以及護理師們所說的

:「雖然生活多了不便,仍舊可以活得有品質」那般

這樣的鼓勵的確是好的,可對於當事者的我來說

儘管我的外在看不出異狀,儘管我還能走能行動

儘管我著有許多限制,但對我而言

痛是真實的折磨,缺陷是逃不了的夢魘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而這些所帶來的苦難,以及被剝奪的可能性

都是一個巨大的牢籠,緊緊困住我

哪怕在他人的眼中,可能只是件小事

特別是當我反問那些醫生、那些護理師

如果是你們,你們也能樂觀

也能正向的活著嗎?沉默以對

不知如何言語的反應,就是答案了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更進一步地說,如果我是健康無缺陷的人

那還需要以這種宛若欺騙、自我催眠的方法

只為了假裝,為了告訴自己還不錯嗎?

如果我不需要經歷這些,那還需要

用「相對」的比較,來讓自己舒坦一些嗎?

又或者,如果得用這種「比較」

那處於更底層,像是植物一般

只能躺在病床上的人,又該與誰相比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無奈的是,雖然有著這樣的奇異感

可對於正向、對於轉換心境

所以必須以「比上不足,比下有餘」的作法

仍然找不到可以替代,可以產生類似效果的方式

並且也必須坦承,這方式的確是很好的

從過去到現在,也幫助我許多

只是說,痛沒有差別,在苦難及煩惱面前

又有什麼可以雲淡風輕,當作沒事看待的呢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話雖如此,但我依然希望未來

有更好的方式、更好的做法

替被迫困在低潮的人,找到更好的

關於心境上轉換的,解套方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