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來的我,過得好嗎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當我看見,奧修禪卡聊聊天的文章提到:「解讀(牌)之後的那些人,後來過得怎麼樣?」腦中浮現的,便是這篇的第一句話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我過得好嗎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我想我還是糾結於某些情況,只是我更願意坦承,我有產生一些想法、欲望以及情緒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看完奧修禪卡聊聊天的那篇文章,我不僅留下類似上面那段話的留言,還再次以Line傳訊息,告訴奧修禪卡聊聊天,我目前的情形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而這一次,我們沒有抽牌,沒有通電話,只是單純的以文字交流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話雖如此,奧修禪卡聊聊天依然像是個善於引導的老師,並且不帶任何批判,只是用一些提問、一些文字,幫助我釐清我的想法、我的情緒,接著肯定我願意承認渴望、承認情緒是一件多麼有進步的事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是啊!曾經的我,是那麼反覆告訴自己,不可以產生某些想法,不可以對於某些事情抱持期待,也就是要不斷的提醒,不斷的灌輸自己,只能是「某個樣子」,不能想像有另一種可能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然而,無論我怎麼灌輸、怎麼告誡自我,甚至是逃避,那樣的想法、那樣的渴望與情緒,不僅依舊存在,更甚之地,還變得越來越巨大時,我再一次深刻的體會到,逃避,終究不敵心中強烈的想望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尤其是在經歷上一次的抽牌與解讀後,更是說明了,唯有承認自己的想法、渴望與情緒,才能誠實地、真正地面對自己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縱使我對於那樣的自己,像個做錯事,被抓包的孩子般,覺得很丟臉,也出現了羨慕、嫉妒,以及想要破壞甚麼的想法和情緒,但對於我這樣的狀態,奧修禪卡聊聊天,不僅沒有任何的指責,反倒還認同我的這些反應,不是錯誤,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哪怕我是如此地否定自己、如此的糾結,如此的責怪自己,為何會犯下如此尷尬的錯誤?導致不堪的情況發生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緊接著,當奧修禪卡聊聊天,引導我說出從事件發生至今的想法,以及情緒之後,她告訴我,如果我以好朋友的角度,看待那個覺得丟臉、嫉妒、後悔的自己,會想說什麼話嗎?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在那一刻,即便我沒有馬上寫下,可以對「那個我」說的話,但這問題就像一個開關般,打開了我的思考,也促使我嘗試與第三人的角度,去看待這件事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大概是思考了將近一小時的時間,我敲打了一段話,回覆給奧修禪卡聊聊天,也給自己看,當那段文字完成的瞬間,雖然我沒有哭,可心中卻莫名湧現「好想哭」的感覺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除此之外,我好像看見一個躲在角落的孩子,等著被誰看見、被誰接納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就這樣,我在奧修禪卡聊聊天 面前,完全卸下了武裝,傾訴了這段時間以來的壓抑,以及停滯的無奈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時,奧修禪卡聊聊天 依然沒有批評,只是在以文字引導我的同時,給予我試著以筆書寫、以筆記錄的建議,不帶批判,也不要怪罪自己,只是純粹的寫下浮現的想法、念頭與情緒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於是,在之前的解牌,在這次的訊息以後,我第一次,真實地拿起筆,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受,然後將筆落下,落在紙上,化為傾洩而出的文字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是的,就是傾洩,好像體內早就潛藏這樣的欲望許久,只是等到此次的對談後,我才終於開始用筆書寫、用筆抒發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在意語法、不在意詞彙的使用是否正確?文具是否通順?也不在意字是否寫得好看?只是一股腦兒的宣洩、一股腦兒的寫,直到心中的感覺,終於停止,我才心甘情願地放下筆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這是一次很特別的經驗,縱然我沒有透過此次的書寫,找到答案,但這次的書寫,除了讓情緒得到紓解之外,也使我更明白自己,的確還有強烈的渴望、還有強烈的期待,而不是一個徹底失去這些想法與感覺的的人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因此,我很感謝,在抽牌,再經過那麼一段時間之後,我還能與奧修禪卡聊聊天,再一次對談,並且再一次收到她的引導、解惑與鼓勵,使我再一次燃起希望,去期待未來,或許能迎來正面的發展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所以,對於這次的對談、這次的體驗,我選擇以這篇文章,作為紀錄,也作為我對於 奧修禪卡聊聊天,最真心的感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