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文章斷落的引用與解析,有時就像是偷渡自己的心情」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陳宗暉 《 我所去過最遠的地方》- -鯨豚目擊紀錄表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沿著這篇文章,讀到這一段

並且,禁不住地講眼光放在「偷渡」一詞

經過了幾十秒的思考後,像是解開了什麼一般

我突然想到,自己最近的閱讀

為何會更執著於詩,甚至是文集了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在這個情緒隨著甦醒、隨著莫名起伏的春季

讓我忍不住放下,充滿理性

充滿學習,充滿許許多多重點的工具書

轉而逃進感性,逃進不求學習

不求收穫,只感受純粹閱讀的詩集與文集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儘管詩句不同,篇章不同

其所書寫的,也有著各種不同的故事

但總能從某些情節、某些畫面

某些段落,某些字字句句的描述中

找到一個適合自己,放入自己的位置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敢說發洩,也不足以代表治癒

更別說,生活中有太多的困難

太多考驗、打擊,與太多的傷口

能藉由詩集和文集的閱讀,得到完整

邁向健康,無論生理心理都健全的治療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只是「偷渡」,在那個不需經由他人同意

只要自己認為,自己接受就可以的位置

放入某個片段的遭遇、經歷、挫敗、難受

種種難以述說的痛,與負面的情緒

都在這樣的閱讀中,得到被同理的感覺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不再是一個人了,也不需要時時保持勇敢

保持正向,當我順著盡入眼底的文字

一種如經歷一場,措手不及的豪大雨後

那終於流光烏雲的天空,溫柔地露出陽光般

不燥熱,只溫和,也許還有還有彩虹綻放

空氣中呈現一股清新,一股看不見

近似透明,卻又真實存在的輕盈

加上綠草地,或是一望無際的海洋似的感覺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解放了長期以來,因不能大方述說

只得壓抑,無處可放的

如同山坡上的房屋,被長期積累的土石

一點一滴壓著,一天天瀕臨臨界點

任何風吹草動,都可能淹沒房屋

吞噬理智的情緒,找到可以紓壓的出口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讓即將崩塌的警戒,得以守住最後一絲

也最後一道防線,並且隨著那條線

慢慢地撿拾離散、碎裂的理性

避免湧動,抑或如颱風來襲

所掀起的滔天巨浪,凶狠的感性

推著自己衝往,不可饒恕

帶來傷害,讓事情不能後悔

也不能倒帶,將會承受千夫所指的行為

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⠀

於是,日常沒有傾斜

生活沒有毀壞,生命雖然苦痛

卻仍然活著,仍然善盡本分

無非是詩集和文集,所帶來的

最好,也最有用的禮物了吧!